熟人可见

[磊凯]合法标记 7

*俗套剧情文

内容:ABO/军校生/先婚后爱/扮猪吃老虎

人设:黑化忠犬年下学弟小狼狗alpha磊×傲娇女王年上学长小野猫omega凯




第七章  合法标记


1.


人的逃避有两种模样,我们把有目的的逃避叫做飞翔,把没有目的的逃避叫做漂浮。


……


从古至今,无论文绉绉的诗人在讴歌爱情时如何谈霏玉屑,本质上爱情依旧是脱胎于世俗里且根植于性欲中的,欲望让人退化成黎明前匍匐前行的野兽,恣睢放纵而跅弢不羁。


对于男人来说,在性可以带来的愉悦与刺激面前,几乎不存在任何障碍,而对于承受方来说,羞耻心和紧张感往往会共同构筑成一道阻碍其到达心理高潮的墙,唯有爱才能打破这道墙。


性和爱本是一胞双生,类而不同,不同点在于,性缓解紧张,而爱则引起紧张。


星际文明下的omega数量极度稀缺,AO之间的爱情能够选择从多巴胺出发的近乎是寥寥无几,先天上相吸的信息素必定会把两个人交给荷尔蒙来解决。


第十一区的边关要塞巍峨肃穆,沉默地接入几艘火速外出又火速返航的小型战舰,半晌过后,所有可通往十一区的星际中转站被单方面关停。


自此,第十一星区与第十三星区共同消失在了首都星的操控台上。


在首都星监控室内打瞌睡的政府员工们,哈欠连天之后优哉游哉地定睛一瞧,台面之上的黑色面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倍增,几个人如同晴天霹雳,颤抖地拍下了警报按钮,最高级别的警报当即响彻整座政府大楼。


一颗面积庞大且军事基地开发占比最小的星球,安装了最为牢固的防护罩,足以抵御上百颗星际导弹的轰炸,核心层级的军官们都心知肚明,那里是无冕之王吴磊的临时歇息地。


十一区并没有多偏远荒凉,半日前,星域里最高等级的吴指挥官用黑色的军大衣裹着一个人进了住处,冷漠地吩咐没有他的指令谁也不能进入其中。


暗红的霞光在沉沉暮霭中昭示着夜幕的降临,漂浮在空中的移动城堡,不解风情的灰色墙壁,毫不浪漫的实弹武装,军人的罗曼蒂克都带着一点儿让人捉摸不透的味道。


王俊凯在难耐的灼热感中醒来,呼吸急促,偌大的房间里似是空无一人,凉凉的晚风从窗外吹拂过他的身体,却挠地人心尖痒痒。


“你醒了。”


吴磊这话用的是肯定句,直接打消掉王俊凯想重新闭眼装睡的可能性,指挥官气定神闲地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文件,人不开口王俊凯都没察觉到他的存在。


一身深灰与藏蓝相见的军服,镌有龙纹的暗金军靴,吴磊的打扮与在第九区重逢时没有什么不同,粗略推敲得出应该时隔不久,军帽和配枪都整齐的摆放在床闼内,这会儿他正饶有兴致地观察着王俊凯的反应。


房间呈白调,远处一隅的扶桑花开的艳红又倔强,一圈荼白色的软垫充当床杌,一撒藕荷色的薄纱作为床幔,星光从窗牖的罅隙里透过,混合着凉风绸缪在绒毯上,软绵绵,轻飘飘。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薄荷与龙涎香的味道,在肆无忌惮地侵入王俊凯的体内,扰乱他的意识,是吴磊的气味。


“嘶……你他妈,又给我打麻醉针……”脖子后面熟悉的酸痛阵阵,王俊凯刚想活动活动身子,发现手脚全被编织紧密的军鞭捆地结结实实,小猫恼羞成怒,在洁白的大床上挣扎起来,“你还绑我,吴磊!你快点给我松开!”


吴磊勾起嘴角放肆一笑,放下手中的文件,长腿迈过床杌,跨在扭动着的某人身上,居高临下地观摩他气急败坏的脸色,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的王俊凯小哥哥,那可不是麻醉针。”


“那是什么?我叫你快点给我松绑你听到没有!”


年轻指挥官戴着黑色手套的一只手将人牢牢的抵在床上,让他不得动弹半分,另一只手捏紧了下巴,俯身在他耳边,压低了声线轻轻地说,“是王俊凯想让他老公吴磊操他的春药。”


语毕,吴磊终于不再刻意压制,强度胜过方才千百倍的信息素便铺天盖地的灌入王俊凯的四肢百骸。


……


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跨越层级的遇见本就是概率微乎其微的事件,如果因为一念之差而就此别过,很难不以是为恨,引以为憾。


即使是生活在泥潭里的人,也始终向往着美好的明天。


第九星区,桃源星,千星之城东门。


人头攒动,熙来攘往的人潮中,有两个逆行的小点显得突兀扎眼。


“我恩人他……不会有事吧?”


换了身新衣服,被洗的香喷喷的小十四被人高马大的任数拽着走,沿途的路人都忍不住驻足观望。


“那恐怕必须得有事了。”


任数对吴磊发现自己媳妇可能存在婚内出轨而一怒之下选择把人绑走返航的事表示理解,但这也不是把他俩忘在第九星区的原因啊!


“啊?什么,会有什么事啊……”小十四一脸懵圈,拿着手里的零食,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任数哥哥,我想吃冰淇淋。”


“你吃你的小饼干吧,别他妈问了,烦都要被你烦死!”任数一边尝试联络强森,一边又口嫌体正直地朝街角边的独角兽冰淇淋店走去,“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迟早吃成一头猪。”


太久没见过阳光的向日葵,在泥沼中挣扎着也能朝向太阳的方向。


在原地哼着小曲儿的十四号没注意到身后渐渐接近的人群。


“哎哟,这不是那个谁吗?”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小倌儿带着毫不掩饰的嫉妒,“这么久没见,原来咱们小十四都傍得上军爷了呀,好歹也是共过事的,怎么不给咱们几个介绍介绍?”


“怪不得我好久没在咱们南风馆看着他了。”


“可不是嘛,找着人了就立马口信也不留的跑了。”


小倌们从上到下打量着在来第九区前,吴磊让十四号换上的衣服,合身精致,用料考究,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穿的起的。


“你懂什么,军爷可是大鱼,人家哪舍得和咱们分享,自然是留给自个儿,等着飞上枝头变凤凰呢!”


“你们,你们别乱说。”十四号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旧相识”,小脸煞白,急张拘诸,“我和他,我们俩不是那种关系……”


“喂,你们在干嘛呢?”任数拿着五彩缤纷的独角兽冰淇淋回来了,看着一群白白弱弱的小男孩就忍不住头大,皱眉将冰淇淋塞十四号手上,提溜着人就想走。


这些小倌在十四号面前的张牙舞爪,嚣张跋扈到了任数面前就被军人alpha天生的威压吓得偃旗息鼓,闭口结舌。


只得沉默的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


“凤凰?山鸡还能变凤凰?”一位小倌按捺不住,被嫉妒心烧昏了头,狠心要和十四号拼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了。


“军爷你可别被他骗了,他就是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


见任数没反应,那beta小倌又着急地补充,“我们都是南风馆的,一样都是出来卖的,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尖锐刻薄的话语撕开了十四号一直以来小心翼翼掩盖的真相,赤裸裸的摆在光天化日之下接受审讯,淌出来的每一滴血都来自蔓延了整颗心脏的裂缝。


任数原本拽着他的手,闻言立刻就松开了。


完了,完了,脸色惨白的男孩绝望地闭上眼睛,他知道了,他一定嫌弃我了。


一身军装的alpha,沉默不语地回过头,俯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beta小倌,如鹰撮霆击,“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老子面前说话?”


利落地抽出短枪抵在那beta双眉之间,“不想被一枪崩了就赶紧道歉,有多远滚多远。”


下一秒,那个beta就被黑黢黢的枪口吓得晕了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军爷,他年轻不懂事,饶了我们吧,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其余的beta小倌怛然失色,几近魂飞魄散。


这街角边的事故引起了路人的注意,隔得老远,渐渐围起了一部分看热闹的人群。


“算了……”终于喘过气来的小十四,煞白的小脸还没缓过来,小心地扯了扯任数的袖口,“我还好,真的……”


“你是真的麻烦。”任数低头看了看强森发来的确认信息,“小蠢货,走了。”


“去哪儿……”


“走之前带你去游乐园啊,记忆是只有七秒吗,你不是刚刚才说没去过,烦都要被你烦死。”


不是每个人都是可以等待亲吻的睡美人,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被王子拾到掉落的水晶鞋。


他从未想过做谁独一无二的玫瑰,在阴暗潮湿的谷底待了太久,任由来自地狱的污浊之手生拉硬拽,自卑、脆弱又卑微,可是依然有人愿意在岸边牢牢牵住他的手。


任何一个心动的瞬间都取决于降临在眼前来救赎你的那个对象。



2.


床笫之欢,巫山云雨,大抵不过就是一点交媾之事。


存在绮想的第一次性爱的刺激点在于,从未做过的小白兔直到大灰狼来亲自打破,来自未曾相遇的两极之间最撩人的吸引力。


吴磊精心准备了一个无处可逃的牢笼,里面有让王俊凯抵抗不了、拒绝不了的情欲沼泽,整个房间充斥着两个人混合交织起来的信息素味道,草莓与龙涎香,薄荷与牛奶混合起来会是什么呢?


是能够勾引出男人全部欲望的馥郁袭人,淌进血,刻进骨的生理本能,刺激地指挥官肾上腺激素迅速飙升,两边的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


合法标记

(密码是两位老师的生日。用了度盘应该不会被和谐了吧。)


3.


任数现在大概是整个第十一区最崩溃的人,谁让强森说吴磊吩咐,指挥官不在的时候,事情都交给他和强森来处理,来自首都星的问责一路加急被直接通到了十一区的指挥室,一看到开头劈头盖脸、严厉斥责的语气任数就关掉了屏幕。


十四号已经被他放养了,现在不知道跑到哪个训练场地玩泥巴去了。


自从吴磊自作主张率领着誓死跟随他的将士们与第十三区合并,共同对抗联邦政府后,第十一区与第十三区的监控权一同在首都星操控台上消失了。


政府那边摸不准发生了什么事,毕竟联邦当前最精锐的部队就是此次参与正义之战的军队,统一听从吴磊的指挥,因而也不敢贸然犯险,直到连星际中转站与要塞都全部被关闭了,首都星开始频繁联络吴磊,却迟迟得不到回信,语气也是一天比一天急躁。


许多参战军人的家里人也失去了和士兵们的联络,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只得找上政府,质问为什么没有前线的最新情况,政府只得装死不回复。


毕竟联邦政府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这个他们理想中最佳对抗“病毒”的星际最强单兵,或许会成为百年来联邦最年轻的上将,却是万里挑一的实验成功者。


已经整整三天了,任数和强森谁都不敢去找指挥官。


“怎么办啊,这才决定造反几天,指挥官自己就神隐了。”任数双眼布满血丝,一脸身体被掏空的疲惫,不禁对吴磊一直以来处理庞大公务的能力表示由衷的敬佩,同时也忍不住向强森吐槽,“这是什么,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强森戴上了他的招牌墨镜,微微一笑,默不作声。


任数三天以来的怨气简直要撑破指挥室,冲进外太空,继续唠唠叨叨,“王俊凯这个人,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狐狸精啊狐狸精,我们乱臣贼子忙的昏头转向,他就只管留着人享受愉快的性生活吗,还能不能好了啊?”


强森扶了扶他的招牌墨镜,微微一笑,默不作声。


任数看光头大汉的表情诡异,觉得不对劲,一回头发现,身着得体军装的吴指挥官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后。


汉子只石化了一秒,马上带上谄媚的笑,“呀,指挥官您怎么来了,这边急报都堆积了好久了……哦不,我是说,您过来有什么事吗?”


吴磊一脸无语的看了男人一眼,接过强森递过来的光子板,皱眉飞速浏览起了他不在的这三天内挤压的信息,“上早朝。”


任数:“……”


……


王俊凯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浑身酸痛,脑袋昏昏沉沉,即使睁开眼也躺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两条腿已经软到没有站起来的力量。


口干舌燥,眼睛发胀,下半身没有知觉,手脚都在轻微发抖。


房间里空无一人,一杯水还有一些吃的被放在离床不远的地方。


这幢移动城堡像是漂浮到了静谧的山谷里,空气变得潮湿且生冷,不知名鸟儿的啼鸣给盈满情欲气息的房间内传来一点生气。


他们到底做了多少次?不知道,王俊凯压根不敢去回想这疯狂的三天,无休无止,源源不断,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高潮。


小猫觉得自己好不争气,这辈子从没掉过什么眼泪,除了在吴磊面前,还有就是此时此刻。


心中正一团乱麻,思绪不知从何理起的时候,却罕见的响起了敲门声。


“叩叩叩。”


“谁?”


小猫心里发怵,揪紧了柔软的被子,下半身隐隐作痛的同时又按捺不住的出现一阵痒意,吴磊,又回来了吗?


“是我。”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王俊凯心里一阵疑惑,敷衍的应答了几句,挣扎着下了床,那个人在完全标记后射了满满当当,感觉不夹紧腿就会流出来,小猫爆红了一张脸,小声的不断骂着某个大变态。


折腾了可能有一碗茶的工夫,他才跌跌撞撞地拉开卧房的门,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站在他的面前,奇怪的是,这人额前偏偏挑染了一缕黑。


“你是……?”







-TBC-




评论(98)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