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可见

[磊凯]合法标记 6

*俗套剧情文

内容:ABO/军校生/先婚后爱/扮猪吃老虎

人设:黑化忠犬年下学弟小狼狗alpha磊×傲娇女王年上学长小野猫omega凯


4到6都是日码万字,大概是想证明自己肝好的同时还不是高三生´_>`




第六章  海枯石烂会是你


1.


这几天你在的那个城市天气一定晴朗,因为你就是个太阳。

有空想念我的话就上线来说晚安,让梦里星光灿烂,别再担心我什么了,别再把我宠坏。


……


出了胡格要塞一路向北,便是广袤无垠的未开发星空,也是政府军沦陷的十一区疆土,士兵们隔着舰舱望向经历过惨烈厮杀的星域,没有来得及回收的破碎机甲如同幽灵般四处悬浮飘荡,军人们五味陈杂,一片唏嘘。


去往第十三区的路途亘古不变,沿途的星云颜色愈来愈深,太空中漂浮的陨石密度愈来愈大,主舰征途号舰身庞大,其深入数公里外的探测波接连发出前方有阻的警示。


吴磊低头看着指示台屏幕中的地图上,一条明显的细线分割开十一区与十三区,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约定的时辰到了,第十三区坚不可摧的要塞之壁毫无动静,吴磊矗立在舰首,静观其变。


“可笑,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怎么会相信恐怖分子的商谈之说,如果被敌人埋伏,你可要担得起这个责!”事先一直强烈反对商谈的老头,讥讽的言语还未说完,要塞之上的大门就缓缓的打开了。


不同于众人所想像的,不是全副武装的大批精英战士警戒相待,出来的只有一个身着白色长裙,手无寸铁的女人。


一个人和巍峨的要塞,庞大的战舰与浩瀚的星空比起来实在是太渺小了,那一袭白裙的女子不过就是星域中的沧海一粟,想要杀掉她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吴磊用军用望远镜放到最大才看清楚女子的模样,她伸出了手,手上没有任何武器,他微微皱眉,这是一个孕妇。


“把我的战斗舰准备好,我要下去。”吴磊离开指挥官之位,戴好腕表将所有仪器校准,子弹上膛,正了正军帽,大步离开作战室。


“吴指挥官,万万不可涉险,这其中必定有诈!”


“不必担心。”


吴磊一路直行到征途号出口,这艘舰上没有谁有权力可以拦下他。


誓死跟随吴磊的士官们忧心忡忡,拗不过固执的指挥官,主舰上所有的重型武器当即开始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齐刷刷对准那坚如磐石的十三区外圈要塞。


星际边缘的要塞之下,空气肃杀,四处漂浮的碎石刮的脸生疼,吴磊完全如同身在凛冬深处,岁弊寒凶,雪虐风饕。


那女子见吴磊从小型战斗舰上下来,眼尖地识别出他军装上的标识,微微一笑,“年轻的指挥官,您好,看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您远比上一任领导者更有见识。”


“就在此处,我想和你们的首领谈谈。”吴磊不想多言。


女子抿嘴一笑,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刺穿耳膜般的巨响,眨眼间那要塞壁垒外便出现了一面新的深灰色墙壁,以上千米的高度与闪电般的速度腾空而起。


吴磊几乎就是一瞬间拔出腰间那把取千人性命不在话下的便携枪,枪口抵在了女人的额头上。


“我们不会伤害您的,指挥官,我们等待这一刻实在是太久了,因为您是……我们的同类。”


外面舰队势如破竹发射出的炮火在她话音刚落的那刻瞬间炸裂,此起彼伏,惊天动地,愈来愈猛烈。


人的预感总是倏然降临,灵光乍现,好像一种认为必将如此的想法,在一瞬间斩钉截铁的萌生却又无从捕捉,不仅仅限于一种心理上狭隘的管窥蠡测,吴磊把自己这份难得的焦虑解读为,他在靠近未知。


在外界的认知里,传闻中的恐怖组织大本营会是什么样子的?是雇佣兵拿着从四处打劫而来的军火到处走动,或者是在进行以杀人数目为赌注的战地娱乐活动,还是看到作为俘虏的平民担惊受怕地做着肮脏的苦力活。


可也不应该是吴磊所看到的这样,这是一片建立在废墟上的城市,沿街的水果摊主笑眯眯地把小果子分发给玩耍的孩童,老人们裹着面巾在唱着诘屈聱牙的经文福歌,整座城市最中央的塔楼悠扬的敲响了铜钟。


这是一个有人烟味道的地方。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奇怪,有很多问题,没关系,请跟我来,首领等待这一刻已经快二十年了。”


街上的行人在见到女子后都微微行礼致意,而看到作为陌生面孔的吴磊,一身外来军装,武装完备,也毫不在意。


“指挥官,这边请。”


一间朴素的茶室出现在眼前,置于机械城中,别有一番洞天。


进了门,直达内室,女人撩起褐色的布帘后鞠躬离去,吴磊看到一个白发老人背手立于案台后,前方的木桌上斟满了两杯热茶,白烟袅袅。


“你终于来了。”老人转过身来,看向吴磊,如释重负,“我已经在这里,等待了十八年。”


……


星际联邦的社会阶级模式显而易见,特色明确,综合能力上碾压般强势的alpha,数量最多也是最平庸的beta,负责生育且体质很弱的omega,构成了上千亿的星际公民。


通常情况下,beta与beta结合的怀孕几率一般,一生最多只能孕育一两个孩子,并且生出的后代只会是beta,这些人构成了整个社会的中低层。而数量稀少的alpha与omega只能由ao结合生育出来,在过去由于omega天生的生育能力,他们一生都忙于怀孕和分娩而不参加工作与社会交际,几乎作为alpha的附属品而存在着,很难拥有自己的独立人格。


“在我很年轻的时候,我就做过这方面的研究,有关omega的生育一直是医学界最艰涩的难题。”老人从白大褂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副老花眼镜戴上,一脸慈祥的打量着吴磊,“不同于学术界的普遍观点,我和同事们那个时候认为,生出alpha与omega的几率很大程度上与怀孕的omega自己的心情和境遇存在一定的关系。”


“此话怎讲?”


“过去一个alpha往往能拥有四五个以上的omega,毕竟alpha都具有强大的经济实力来支撑一个庞大的家族运转。他们在其中一个怀孕的时候会选择去宠幸其他没有怀孕的omega,而一个遭受冷遇或者没有感知到爱情的omega会不希望孩子将来也如同自己一般,遭受如此的待遇,所以往往生下来的孩子都会是alpha,也存在一部分是beta的可能性,在这样的境况下omega的出生率便越来越低。”


想了想自己家的五个alpha兄弟,吴磊点点头,“晚辈受益匪浅了。”


“刍荛之见,不足挂齿。”老头呵呵一笑,“虽然在星际文明愈来愈进步的现在,人们不再如同过去一般只把omega当做生育机器看待,而是好好的保护了起来,omega的数量也由于先天不足、体质差容易夭折等问题依旧是只减不增。即便alpha数量也很少,一夫多妻的模式也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如今越来越多的alpha没有omega可以婚配了,政府才终于意识到omega的数量已经锐减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


吴磊静静地听着老人的话,一言不发。


老人从案台前慢慢的走到吴磊面前,与他隔着茶桌席地而坐,浅尝一口浓茶辄止,继续叙述。


“为了alpha与omega的人种能够继续繁衍下去,你也可以理解为上层阶级为了维护自身的阶级利益,以alpha为主导的政府选择与我们联邦研究院的科学家们开展一场实验,这也是我为什么现在能够坐在这里,和你讲述这十八年故事的一切源头。”


“实验?”吴磊皱眉,隐隐约约觉得这个词在哪里听过。


“对,政府想通过科学实验的方法,让omega生出来的孩子尽可能都是omega,来解决日益锐减的omega数量问题。实验原理容我长话短说,大致就是要从未婚alpha的身上提取信息,制成药剂给怀孕的omega使用,成功孕育出来的小omega就是那个被提取的alpha的完全匹配对象。抛开堂而皇之的理由,说难听点就是alpha定制专属于自己的omega而已。一开始的实验还是中规中矩的,由内部人员签署合同报名,我们在部分自告奋勇的怀孕omega身上做了实验,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产出omega的几率并没有得到提升,而政府想要的结果是百分百的成功率。”


“并且由于药物,数据演算的不稳定等原因,实验其实并不能得到良好的进行,毕竟omega的数量是有限的,再者alpha同意自己的o来参与这个实验的更是屈指可数,于是这场实验在进行了一半的时候就宣告终止了。”


老人顿了顿,表情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然而我和一些同事没有想到的是,研究组长背着我们收了政府一大笔钱,继续进行了这个实验,omega的问题已经把那群alpha逼急了,即便理论都还不太完整也没有数据支撑,他们直接丧心病狂的把实验对象选到了普通beta的身上,就是不能生育出alpha与omega的beta。”


沉默良久的吴磊,听到这里,惊愕地抬起了头,心中那股不祥的预感演变的愈发浓烈。


“可想而知,那些急急忙忙想要得到自己omega的alpha不会知道,他们上交的信息被制成药剂打入了beta孕妇的身体里,而这些东西在beta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各式各样的排异反应简直能集齐一本教科书。政府为了隐瞒真相,谎称这些人都是感染了无法医治的传染病,利用军队把这些孕妇与他们的家人都集体流放到了现在的第十三区,至于参与这次行动的绝大部分军人也因为知道了太多秘密而被留在了这里,也就是你们口里的‘病毒’。”


“所以和第十一区交战的根本不是什么恐怖组织。”吴磊平静地得出了结论,“就是曾经的星际军队。”


“是的,我们一小部分还有道德底线的科学家有过抗议,可政府却根本不放在眼里,我们只能一个一个悄悄地去跟进实验进度,想要救一救这些无辜遭罪的普通老百姓。最让我们这批老科学家不能忍受的是,这些beta孕妇死的死,伤的伤,生下来的孩子也都不是残疾就是夭折,侥幸活下来的还会得一些怪病,比如现在这城里就有,有的孩子是全身溃烂没有伤口愈合的能力,有的孩子则是吃不了任何普通人的食物否则就会发病。”老人说到此处,一脸沉痛。


吴磊又沉默了很久,真相抽丝剥茧,层层摊开在他的面前,理了理心中的千头万绪,才缓缓开口,“那您为什么说,您等了我十八年?”


“因为……当年的这场,堪称是许多星际公民浩劫的实验,万里挑一,唯独只出现了一个成功的实验品。”


吴磊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咚咚,此生从未像现在这般惴惴不安。


“您的意思是……?”


“只有你的实验成功了,吴磊,你的omega,他是唯一成功的实验品。”


那一刻,吴磊不知道自己是否是老人讲了个荒谬绝顶的笑话而觉得可笑,还是暗地里带着一丝酸涩与千帆过尽的惊喜,亦或是听到王俊凯被称作实验品而感到难以忍受的烦躁,“你说的话,我怎么知道是不是骗我的,我要怎么相信你?”


老头微微一笑,“我手上有你这个omega家里所有的信息与你父亲母亲当年签字的文件,还有他出生后我们几个隐瞒住政府修改结果的资料,你若是不信可以来确认。”


“但……你说要从未婚alpha身上提取信息,可是我比王俊凯还小三个月,这怎么可能……”吴磊的耳边尽是连绵不绝的杂乱嗡鸣,他却能清晰地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是这样没错。”老头似乎早就料到吴磊想要说什么,“这个omega虽然是一个完美的成功品,但是他的母亲怀孕期间却和其他孕妇一样多多少少吃了些苦头,所以他是一个早产儿,你和他,原本应该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安静,落针可闻的安静,如同死一般的安静,悬浮在茶水里的叶子兜兜转转沉寂到了杯底,吴磊沉默了整整十秒,来消化这短短一小时不到的交流所带来的庞大信息量,整理好语言,艰难地开口,“所以,王俊凯,他是因为我,才变成一个omega的?”


“没错,吴指挥官。”老头终于说完全部的故事,轻松自如,和蔼一笑,用上了尊称将吴磊拉回现实。


“你和王俊凯,原本就是,命中注定的天生一对。”



2.


九年前,在第十星区山门星的联邦百年庆典上,一次偶然的救命之恩,一句来找他的无心承诺,一颗名为一见钟情的情愫种子,命运的红线仙渡过多少轮回也未曾遇见过这般执拗的人。


王俊凯自然不仅仅知道那个男孩是第一星区的人,幼时作为普通平民的他,还能查到什么呢?星际年鉴上清清楚楚的记载了,来到山门星主持百年庆典的,是亚当斯家唯一的一个少将,当年的那个亲卫称小男孩为少爷,王俊凯把这个家族的名字暗自记在心里,原来他是亚当斯家的少爷。


进入了第一星区军校的王俊凯,也没有遇到过多少亚当斯家的人,这个家族在军队势微,在政界却比较有话语权,王俊凯稍感遗憾也没有放弃选择继续努力,一边靠着突出的个人能力拿到了军校党委书记的官职,一边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毕业之时就去申请留守首都星的星际政府,只需要等到那个时候,他就一定会在茫茫人海中找出那个男孩。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如意算盘打得再响也讲究一个天时地利人和。


王俊凯先是被自己是omega的事实搞了个措手不及,接下来被剥夺军校生资格的他还被政府单方面宣告已经为他安排好了结婚的alpha,而这个alpha不是别人,是自己一直以来只当做弟弟的学弟吴磊。


这个学弟与孑然一身十八载的王俊凯牵扯颇深,前前后后一大堆债还没算清楚,就不顾王俊凯的个人想法把他给临时标记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俊凯对这种丧尽天良的行为表示深恶痛绝,当即拍案而起,愤然越狱。


被当红小鲜肉诺诺当成自拍人海背景板之一的“逃亡小猫”,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让这位大明星封号的事又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注意到事情缘由的自然不止吴磊与任数两个人,其余暗中观察,各怀鬼胎的人也纷纷猜测出了王俊凯身处第九区的事。


从遥远的第十一区奉新任指挥官之命千里迢迢赶来的任数,始料未及地扑了个空,亚当斯家族的族徽告诉他,王俊凯已经被其他人“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汉子一想到比自己年长一点的发小那张阴恻恻的脸,与老约翰贿赂他让他去监视吴磊时一脸的老谋深算,暗叫不妙,忙不迭地一路疾驰回去找吴磊,那个脏兮兮的小孩好像也是知情人,算了不管了先夹带上再说。


第九星区,南斯星,亚当斯家名下的宅邸。


金·亚当斯正在与远在第一星区首都星的养父老约翰连线,即便只是全息投影,金也恭敬垂手,站的笔直。


“吴磊这么多年对我们亚当斯家毫无二心,任数的反馈也没有任何问题,你也应该放心了。”老约翰的眼神浑浊,已是风前残烛,槁项没齿,稍懂医术的人都能看出来,他的时日已经不多了,“我也不奢求你能将我亚当斯家引领到什么高度,吴磊能完成他对吴家的复仇,就是为你的道路扫平了最大的阻碍。”


“那这个王俊凯呢?就把他放在这儿?”


“这个omega,你要好好保护起来,吴磊虽然没有二心,你也得抓住他的软肋,只要他的omega在你的手上,正义之战告捷之后他也只能老老实实把荣耀令上交。”


“卜数只偶,无巧不成书,想不到当初为他物色的棋子会是他的婚配对象,这大概是上天在助我亚当斯家。”


金已经听不进去老头的感叹了,吴磊如今的光芒太甚,alpha男性天生的竞技心让他很是意难平,这个人不仅有着号令一方军队的荣耀令,还在自己完全插不进手的军界拥有那么高的声望,至于自己打小一直默默爱慕的亚当斯家小女儿Diane喜欢的不是自己而是吴磊,现在这个人的omega落到了自己的手里,却要让他好好地保护起来?


联络中断后,金原本毕恭毕敬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冷漠无比。


修建于南斯星上的府邸占地面积庞大,算是个家族来第九星区旅游时的住处,金把王俊凯安置在了无人住过的空中花园里,推开窗就是湛蓝的天空,俯视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金,你回来了!”


王俊凯听到男人的脚步声,微笑着转过头。


他在空中花园的花海里,海风初起,风中充盈着翱翔海鸟群的呦鸣声,在如火的天竺葵衬托之下那人肌肤胜雪,黑发如墨,鬓若刀裁,一双桃花眼目若朗星,微笑时嘴角轻启,尖尖的小虎牙若隐若现,连幽紫的鸢尾面对这等绝色都呢喃窸窣地低下了花蕾。


如神降临人世。


金看呆了两秒,对吴磊的嫉妒之心又燃烧起来了,凭什么,凭什么他如今会这么好运。


“这个给你。”王俊凯红着脸从花海中走出来,递给金一束姚黄魏紫,看得出来是从花圃中精挑细选并亲自扎好的花束。


“小凯,我真的好开心,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能再次相遇。”


可惜啊,他暗暗笑到,吴磊,你拥有了一切,却也永远拥有不了你自己的omega罢了。


金·亚当斯很意外,意外的是吴家排行老四的儿子会亲自跑到第一星区来找上门,说要和自己谈一个合作。


“王俊凯是吴磊的omega。”吴泽凯一身黑色的斗篷裹得严实,如若不是亚当斯家门禁森严,恐怕他都不会舍得亮出身份,“这一消息马上就会通报整个联邦。”


“哦?是吗,可我对吴磊有什么婚配对象并不感兴趣。”金晃了晃手中朗姆酒里的冰块,兴致缺缺,“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可以请回了。”


“这个王俊凯如今人在第九区,要不了多久吴磊那边的人就会去找他,你如果能先找到他,想必也是为你们亚当斯家立了不小的功,我可以给你提供他更详细一点的位置。”


金得知了这样的情报,一下坐直了身子,“哦?他现在人在哪里?”


“我要你找到王俊凯并立刻带他走,并且根据我的情报,王俊凯有一个从小时候开始暗恋多年的心上人,这个人是你们亚当斯家的。”


“是……是我家的?”金一脸糊涂,“我没听说过我家谁与这个王俊凯有什么瓜葛啊。”


“反正不管是谁,现在这个人都必须是你,也只能是你。”


“吴将军的儿子应该不会大老远的跑来,只为了送给我这么多免费的讯息吧,那么,你想要和我合作什么?”


这位以往素未谋面的吴上将之子,谈合作是开门见山,直切主题,“王俊凯归你,吴磊归我,你就说你想不想和我合作吧。”


“你,要吴磊干嘛?”金闻言眉头皱得愈来愈深,如果抢走了吴磊的omega把人逼急了,肯定会耽误亚当斯家筹划多年的计划吧。


“废话少说,反正事成绝不影响到你继承亚当斯家主的位置一分一毫。”吴泽凯冷冷地回复,站起来抖了抖黑色的斗篷,“待吴磊拿到吴家家主之位,你想要的东西都会有的。”


金犹豫了片刻,将杯中的朗姆酒一饮而尽,咬了咬牙,“好,我答应与你合作。”


一声海鸟的悠鸣将他从回忆里拉回到现实,近距离看着王俊凯如画的容貌让金的内心怦怦直跳,可惜的是美人此时此刻却在神游外太空。


“小凯,小凯?你在想什么?”


“啊……啊?”


王俊凯一抬眼看到金温柔的目光,羞愧难当,方才他居然在自己寻找了多年的心上人面前想吴磊,满脑子都是吴磊,吴磊,吴磊,真的是要疯了,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并没有所期待的那般开心呢。


“没有啦,就是,有点想家了。”王俊凯的发丝在风中飞扬,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我知道,你和吴磊的婚约,让你很不开心很难过,我们隔了这么多年终于重逢了,说什么我也会去帮你申请取消这个婚约的。”金一脸深情地对着王俊凯说,“等我们订了婚,我就带你回去探望家里人,好不好?”


真的不开心吗?真的难过吗?王俊凯犹豫地避开金伸过来想要牵他的手,他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他对金·亚当斯,没有欲望。


是肉体上的欲望,还是精神上的欲望,他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外面冷,先进屋吧。”金看着美人躲闪的动作心里一沉,但表面上还是文质彬彬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又高又大的落地窗隔开了外面渐起的海风,屋内温暖又舒适,毛茸茸的地毯采用绝好的动物毛皮编织而成,被奢侈地铺满了整件卧室。


“小凯,我很开心。”


“为什么?”


“因为我在你的身上,没有嗅到多少吴磊的气息。”金笑眯眯地看着王俊凯漂亮的脸蛋,眼神不由自主地往下飘。


“这个……能嗅出来吗?”对AO生理知识所知甚少的某人一脸懵。


“当然可以,alpha天生就能判断一个omega是不是有主的,所以,你还没有被吴磊完全标记吧?”


听到这里的王俊凯微微一愣,回忆起了那个让他湿软而羞耻的临时标记,尖尖的虎牙咬住了嘴角,迟疑了一会儿,重重地点下了头,“……是的。”


“那小凯……”金说这话时,屋内的智能感应灯瞬间熄灭,从窗外打进来的日光下,王俊凯看到他的眼神里欲望似海,“我可以标记你吗?”


……


当任数用胳肢窝夹着十四号一路狂奔回第十一区胡格要塞的时候,只看到不同颜色的军舰在停火线两端进进出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的他暗道不妙,抽出一把机枪就上了主舰征途号。


军装迥异的两拨人马将作战指挥室挤了个满满当当,那个看吴磊不顺眼的老头被五花大绑捆在角落里,晕了过去不省人事,任数隔着小窗瞅了半天都没瞧见吴磊的脸,随手把夹带过来的十四号扔边儿上,心一横刚想拔出枪冲进去和这群陌生人同归于尽。


“干什么呢你。”身边神不知鬼不觉出现了一只手把枪按下了,任数一回头发现是从外边进来的吴磊,“你回来怎么不给我打个报告?”


“我靠,你这人怎么走路没声啊,人吓人吓死人啊!”汉子差点吓得枪走火。


吴磊没理他,径直走到被任数扔一边的十四号跟前,蹲下看到面前哭晕过去的小男孩,陌生的小脸蛋上尽是斑驳泪痕,吴磊声音冷了三分,“怎么不是王俊凯,这谁啊?”


“这,这说来话长,这……是王俊凯的一个好朋友。”


“好朋友?”


“额……就是……”任数冷汗直冒,赶紧把某个哭晕的小孩一阵暴力狂摇给晃醒了,“喂,这个是你朋友王俊凯的alpha,你快点证明一下,你认识王俊凯。”


小十四被一阵猛力摇醒了,环顾四下陌生的环境,抬头看着头顶上方那个救命恩人嘴里抱怨不断的对象,这位alpha指挥官年龄不大,剑眉之下一双如寒星的双眸仿佛要洞穿十四号的灵魂。


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哪里见过金字塔顶端的领导者,一个任数都可以把他吓哭,更不用说吴磊了,于是小孩涨红了脸,大气不敢出。


“我……我……”


任数恨铁不成钢,“他妈的,你怎么比我还废物啊!”


“凯哥,他,他只给我说过,他超级,超级超级讨厌你……”


吴磊:“……”


任数:“……”


“妈呀,他真的还小不懂事啊,打人不打脸啊,打人不打未成年啊!”任数一把扯过一脸蒙圈的十四号。


吴磊黑着脸,耐心快要被耗干净了,“说正经事,王俊凯人呢?”


“……被亚当斯家的人绑走了。”任数脚底抹油,随时准备开溜。


“强森,帮我查一下亚当斯家发来的所有通讯。”出人意料的是,吴磊没有选择暴揍任数一顿,而是回头吩咐一直跟在身后的光头男。


“好的,指挥官。”大块头得了令,两只手飞快地查阅起海量的信息,两秒钟后毕恭毕敬的回复,“亚当斯家族一方没有发来任何关于王先生的讯息,同时也并没有任何王俊凯先生进出各大中转站和要塞的通知,但是我帮您截获了金·亚当斯先生有进第九区的记录。”


“我知道人在哪儿了。”吴磊闻言没有一秒钟的拖沓,语气是不容反驳的强硬,“你们几个,现在立马跟我走,大部队留在十一区原地待命。”


“真的,吴指挥官。”任数一手拖着十四号,灰溜溜地跟在大步流星的吴磊身后给自己洗白,“我小时候就觉得,我那个发小金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就是一脸猥琐,哪里像你一脸帅气,我弃黑暗奔光明,我对你和王俊凯的心,日月可鉴!我连老约翰给我的三千五百万都不要了来投奔你,你就算不给我三千五百万也不要把我打入冷宫啊!”


吴磊停下脚步,扭头对任数说,“我一直都知道你有问题啊,你和王俊凯当了一年的室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不是alpha,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蠢?”


指挥官的话像一柄剑犀利地捅穿了任数脆弱的小心脏。


“你不在的这半天,发生了很多事,为了解决你目前是整个第十一星区最无知愚蠢的人的这件事,强森来负责给你讲解一下目前的情况。”


第二柄名为无知的剑再次捅穿任数,汉子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吴磊不再管任数,营救王俊凯的事迫在眉睫,“其余人将征途号上最快的星际小型舰启动,目标是第九星区,南斯星。”


任数拍了拍强森的肩膀,“兄弟,讲慢点,我怕我听不懂。”


强森扶了扶硕大的黑框墨镜,笑出一口白牙,“我也没指望你能懂。”


任数:“……”


可怜巴巴蹲在任数脚边的小男孩,完全听不懂头顶上方的两个彪形大汉唾沫横飞的在讲什么,吴磊注意到了男孩欲哭无泪的表情,是王俊凯的朋友吗……


随手点了点一个士兵,“你,过来带他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拿点吃的给他。”


吴磊指示完所有的一切,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轻微的颤抖,他此生从未怕过什么,除了此刻让他看不见、触不及的王俊凯。



3.


“金,你不要这样……”


“为什么不?”金·亚当斯感觉到自己灼热的下半身正在叫嚣,如果不是想连人带心一起得到王俊凯,他早就按捺不住上了,“你不是喜欢我吗,小凯,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愿意做我的omega?”


“可是……”王俊凯的思绪如一团乱麻,心里有两个小人正在疯狂打架,尖叫着“是他,就是他,你的救命恩人!”“不是,你明明一点都不想这样的!”,记忆深处和吴磊相处的点点滴滴如雨后春笋一般不可遏制的冒出来,小猫晃了晃头将吴磊甩了出去,嗫嚅了片刻,“可是,你也喜欢我吗?”


“当然了,我当然喜欢你了,小凯。”在床上说悦耳的情话一向是每个男人无师自通的本事,“我们两个不是很小的时候就两情相悦了吗,既然我们好不容易可以有机会在一起了……”


“两情相悦?”王俊凯后知后觉,狐疑地打断金的话,“你只是救了一个素未相识的平民小男孩,就爱上他了吗?”


王俊凯还被他暗恋的人给“英雄救美”了?这是什么电影中才会存在的情节,冒名顶替心上人的金·亚当斯自觉心虚,毕竟情报里没有关于这一条的内容。


“咳咳……额这个,当然了,毕竟你长得这么好看。”


“可是我……”


“你舍得拒绝我吗?”


王俊凯思索良久,终于下定决心,认真地抬头看着金,“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


“好不好,小凯,你就……”


金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这句话,房子内置的警报器忽然铃声大作,床柜上的灯变成了一级警报的红色。


“出什么事了?”措辞良久,打算拒绝金的王俊凯扭头看向窗外,原本风轻云淡的天空,不知何时所有的云团被纠结卷起,几艘气势汹汹的星际战舰毫不客气的逼近了这座悬浮在南斯星天空中的花园。


“砰!砰!砰!”几发穿透力极强的特制激光弹轻而易举地击碎了空中花园的防护罩,那点小儿科在星际军队的武器装备面前压根就不经看。


一道人影从最前方的小型舰里飞跃而下,特制的军靴很好地缓冲了着地的冲击力,脆弱的花海被突如其来的强风刮成了漫天的花瓣雨,一身深灰与藏蓝相见军服的男人将黑色的突击枪拿在手里,抿紧了嘴角,隔着偌大的花园和房间里的王俊凯四目相望。


是吴磊。


他面无表情地举起了手里的突击抢,瞄准了王俊凯身边的金·亚当斯,那黑如深海的眼眸对王俊凯来说,从未见过,也无比陌生,但王俊凯却能从那视人命如草芥的眼神里解读出一个信号,吴磊要杀了金。


他近乎是下意识的打开双臂挡在那个曾经救了自己一命的人面前,“你快走!”


金从发现自以为安全的南斯星在面对吴磊的突然造访却毫无还手之力时就整个人傻住了,听到王俊凯的呼声,才大梦初醒般,立马头也不回地跑了,全然不顾将他挡在身后的王俊凯。


在窗外,隔着上百米的距离,吴磊一清二楚地看到王俊凯的动作,原本已经是一片死灰的眼神更暗了一层,连落荒而逃的金·亚当斯都没有下令让士兵去追。


他静静地看着王俊凯,看着这个人推开落地窗走出屋,被星际战舰压迫下的风吹得睁不开眼,一步步走到他的身边,声音小的几乎微不可察,“吴磊,我……”


话还没说完,小猫的脖子就被强硬地扼住了,他艰难地对上吴磊山雨欲来,深不可测的眼神。


“王俊凯,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来挑战我的底线?”







-TBC-



喜闻乐见的合(hun)法(nei)标(qiang)记(bao)就要来了?


评论(101)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