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可见

你在外面有猫了吗

本文如有雷同,这绝不可能。

有想法有猜测的,请不要ju我,全都是我瞎编的。

评论问真假问详细的一概不回复。

1.

L第一次看见k真人是在几年前的某个颁奖典礼上,依稀就只记得,灯光打的小孩的脸白白嫩嫩的,随着走路时一蹦一跳的动作,还有飞舞的发丝都彰显着青春的气息。

还是个孩子。L这样想到,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态莫名的沧桑,大概和近年愈发繁多的工作有关,见了太多的人也出入了太多的场面。

童星早早的进入娱乐圈,因为拥有着异于常人的外貌或者才华。但几乎所有的人,那些天赋异禀的闪光点,那些为了梦想炽热的心脏,那些满满憧憬的眼神,都一点点被世俗的现实打磨的圆滑,被灯红酒绿侵蚀的平庸,被圈子里更新换代的时间洪流筛选的所剩无几。最后呢,偶尔凭借丑闻或者结婚新闻发出微弱的光,很快就归于平静无人关心。

国内尚且还没有比较专业的练习生培训,L在回国前没有听说过,因此多打量了几眼。看的出k对这样的场合生疏且不适,但仍然要去安慰身边其他的孩子。

现在国内的娱乐圈也开始低龄化了吗?这样的疑问转瞬即逝,L又扯上标准的笑容对冲自己招呼的导演寒暄。

而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的k,那双清澈的眼眸却一直停留在脑海挥之不去。

2.

k所在的组合越来越红了,忙于工作的L这才发现,印象里还是小孩子的他,一不留神就长成了挺拔俊秀的少年。

而且和自己竟然难得的有了合作的机会,尽管两人的年龄差已然不小,却依旧是场合里最鲜肉的两位。

导演最年长,慈祥的拍拍两人的肩膀,关心着说道:“你俩年龄最小,要多互相照顾”。

“他俩颜值也是最高的!”旁边有同是组里的另一名演员起哄,所有人闻言都笑了。

问候前辈,结交人缘,不再是初出茅庐的L做起来得心应手很熟络。停下来休息片刻的时候,发现k有点紧张也有点羞涩的一个人坐着那边,身边只有一个看起来不太专业的工作人员,不过备受前辈关爱的他当有人来合照或者主动谈话的时候还是努力的显得自己落落大方。

L也抓紧机会上前去合照搭话,记不清这是不是自己第一次和k单独近距离接触和交流,只觉得听到他脆生生的叫自己哥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当他装作平常的模样想要加个微信的时候,k愣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不小心把手机忘在车上了。

L忍俊不禁,:“没事,我先加你吧!”

短暂的会面很快结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上了保姆车的L在黑暗里按开手机,上面显示着k已经添加了他,想着小家伙火急火燎回车上拿到手机各处回复消息,又有点儿忍不住嘴角的笑意。

微信头像还是动漫角色,果然还是个小孩。

3.

一个是流量小生,一个是人气偶像,两个人本身通告就多的数不胜数,每天忙的睡觉都是奢侈,更何况工作上的交集也基本为零,因此从那次短暂的会面后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流。

没想到的是,第一次愉快的网络交流还是k先主动的。

收到k发的节日祝福,L才想起来原来那天过节,毕竟明星是没有一般节假日休息时间的。原本这种平常的人际交往,L只用例行惯例的回复感谢。但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手机那头k认真的小脸,破天荒地就想调戏一下。

“群发的?”

那头的k回复的很快,“没有,这是我自己写的!”,又补充到“发给你一个人的”。

配上一个委屈的表情包。

心情一下就愉悦起来,接着两个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开了,自此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搞笑的段子和工作上的趣事都会给对方分享,两个人工作都忙的不可开交,有时候看到对方发的消息都是一天前的,之后才有时间回复,不过同职业的两个人习惯了这样的作息,聊天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持续着,让人感觉不到尽头。

而k也从一开始因为有着对前辈的敬重和两个人没有太多的接触而对话有些疏离,到后来熟络了,就慢慢变成今天晚饭很难吃都会和L吐槽抱怨的内容。

不是俗话说,三年一个代沟吗?L想,看看聊天记录里k发的动漫截图和表情包,耸了耸肩,难道是我变幼稚了?

互联网真是神奇。

4.

今天的拍摄结束的很早,L刚打开微信就看到k那里显示着正在输入。

“我们要去韩国了~”

L曾经在韩国待过,看到k这句话鬼使神差地就回复说,“我在韩国有房子,现在那里没人,你可以去我那里住。”

话一出,不仅是k连L自己都愣了一下,这是要干嘛,他年龄这么小又这么忙,去韩国肯定是为了工作是要和工作人员住酒店的,怎么会去自己家里住。

L为自己草率的行为默默扶额。

“不用了哥”,过了一会儿,k才回复说。

虽然知道他本来就不可能去自己家里住,但看到他这样直接说,L还是感觉一阵郁结。

“刚刚问了经纪人,说是不可以,会影响统一安排的。”k又配上了一个哭哭的表情。

所以说本来还是考虑了,想去我家住的吗?L一下又高兴起来。

“打算在韩国待多久?想去哪里玩?我可是很熟悉的。”

“不会太久,拍完广告就会回来。”

接着k大概的说了一下公司的行程安排,L看着皱了皱眉,安排这么紧,就算工作多,非要争那一点分秒又有什么意义,小孩出一趟国也不让玩一下。

不过k一般都会默默绕过有关公司的话题,L也不是不懂的人,艺人这方面在业内都是敏感的,更何况k的年龄就让合约问题更加特殊了。他没权利去给k做选择,有些事还是自己想明白比较好。

想了半天,L回复说,“有机会还是去看看夜景吧。”

接着在k去了韩国之后,L也是异常的忙碌,两个人的交流时间又变少了。

那天在剧组拍夜戏的时候,L刚在旁边休息,手机就收到了消息,k发来一张照片,接着附字:“韩国的夜景。”

明明是很普通的景色,自己也曾看过太多次,内心却没由来的受到了触动,L回复到:“玩的开心!”

有那么一刻恍惚的觉得自己对他来说可能已经是特殊的存在,想要分享的喜悦,想要说出却说不出口的话。

大概是开心自己让他对现状做出了改变。

5.

k要第一次主役电视剧了,虽然只在网络平台上播放,但免不了紧张,自己新鲜的一面要呈现出来,而会收获什么样的评价他心里也没有底。

L在影视业也只是初出茅庐的新人,不过接触的范围要比k广一点。聊天时感觉到k都透出一股压不住的兴奋劲儿,L还是把自己觉得需要注意的东西给他叮嘱了一下。

随口问了一句在哪里拍摄,k说在x市,大概会待几个月。看了看自己的行程安排,有一期综艺节目刚好也在x市录制,可以去看看他,L想,感觉上次两个人见面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让人觉得度日如年,到x市后终于有了休息的一天,L让助理在k剧组所在的酒店定了一间房,晚上就悄悄的入住了。

酒店里人多眼杂,而且有很多粉丝住同款,助理打听到k住的房间几乎快被粉丝包围了。在地下车库就看到了成群结队的年轻女生们,于是L打消了去片场看他的想法,让助理把买好的零食还有其他吃的都送过去,就说是给wjk的。

一直到晚上的时候,k才下班被助理带到了房间,L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突破那重重粉丝并且悄无声息的过来的。

“哥~你也太好了!”k笑的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整个人像小猫一样一下扑在了L后背上。

明明见面没有多少次,却像非常熟识的朋友般亲热打闹了。

待久了,L发现k这小孩对熟人有肌肤接触饥渴症,两个人一起玩FIFA,一不留神k整个人就粘在L身上去了,感受着来自同性温热的皮肤接触,L却莫名想到了自己家养的猫。

k一边玩游戏一边下意识的往某人那边挤,挤挤蹭蹭的不知不觉就把人给挤到床边上去了。

L实在忍俊不禁,摸了摸那颗毛绒绒的小脑袋,说:“小凯,你再挤我就得在地上玩了”。

k看了看,不好意思的往旁边滚了几转,用脚去勾L的腿,小声的说:“那过来点,过来点~”。

开心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男孩子在一起足不出户无非就只有看实况,打游戏或者看比赛了,两个人的兴趣爱好也颇为相投,L把自己有关体育明星和俱乐部之类的看法和分析如数家珍的跟k分享了,听得k两眼冒小星星。

“有时候觉得你还小,有时候真的不觉得你小”,L笑着说,“你竟然知道这么多我们这个年龄才喜欢的”。

“你不要把我当三岁小孩看好不好!”

“我没和你聊之前我以为你都看喜羊羊什么的……”

“我和你是同代的,我是90后!”

就这样过去了好几个小时,短暂的见面被k的手机震动终止。k看了看屏幕赶紧给关了,L用眼神询问,k才有点小尴尬的说,这是自己定的睡觉闹钟。

L闻言笑声刹不住车,k羞耻的扯着头毛解释说自己要早睡毕竟长身体什么的。

“嗯,你是得早睡,等到我这个年龄不长了,那就没办法了”,说完拍拍他的头,“那快回去睡觉吧,下次再见了”。

k的头发软的不像男孩子,L一时魔怔了没把手放下来。

k却一脸不舍的看着自己,“那……晚安”。

又被他傻里傻气的模样逗乐了,停留在脑袋上的手掌又揉了揉。

“晚安!”

晚安,小傻子。

6.

L周边的人对他的赞赏很多,并且几乎都少不了一点,那就是讲义气,对朋友很好。

可是仅仅只是浅浅的合作关系就会得到这样的照顾吗?k躺在酒店的小床上难得的失眠了,以前为了保证工作的精力他总是很快就入睡了。

还是说,对同组里其他的演员也这么照顾这么上心吗?可是他工作接触面这么广哪来那么多时间一一关照呢,或者说只是因为我年龄小?

k就着自己的胡思乱想和临走时L温柔的说晚安的画面莫
名其妙的睡着了。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把晚上的疑问忘了个一干二净,打起精神去片场拍戏了。

而这些疑虑在几周后,助理说有东西转交给他时重新浮上心头。

是一些衣服还有鞋子,款式都是自己喜欢的,一看到那个牌子,k就赶紧打开微信给L发了三个问号过去。

“???”

“东西拿到了?喜欢吗?”L难得的秒回了,最近他的工作非常忙。

“喜欢……”犹豫了一会儿,k才忐忑的问出:“哥,你对所有合作的艺人都这么好吗?”

“……”

“xk你觉得我对你好吗?”

“好啊,很好!”毫不迟疑的回复。

“那就好,因为我很喜欢你这个朋友,所以想对你好,你要拒绝吗?”

“不会,怎么会呢?”k一看,急了,赶紧回复说清楚,不过心里却因为喜欢两个字莫名的开心起来。

手机扔一边,喜滋滋的看新衣服去了,全然忘记了自己本来想要弄清楚的问题。

那……今天就穿这个吧!

那头的L看k一片安静估计是试衣服去了,放下手机按了按太阳穴,连轴转从来都让人吃不消,况且自己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年轻了。

就在他闭目养神这会儿,助理路过来打趣,“不是年轻人了,不得不服老唉!”

“谁说我不服老了,我服啊,我要申请提前退休,先来两个月带薪休假好了”,L眼睛都不睁的就怼回去了。

“别啊老板,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还等着你给我发工资我要养家糊口呢我!”助理哀嚎一声,马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哥你绝对是时间的亲儿子,全娱乐圈最嫩的小鲜肉男神就是你啊!”

“行了行了你!”L笑着推开了鬼哭狼嚎的助理,化妆师赶紧上前补妆。

“这怕不是时间的亲儿子……这是爱情的雨露滋润吧?我看L哥这随时信息语音不断啊~”旁边听了全程的另一名演员开玩笑的说到。

“他?他谈恋爱大概对象也就是足球了!”助理赶紧接过话题打了个太极。

L顺势做了个无奈的摊手姿势,用口型说了句:“没时间~”

那名艺人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问下去了,大家也开始各忙各的。

想起以前自己也是用没时间为理由来搪塞自己的哥们儿,当时就马上收获了嗤之以鼻的白眼一枚。

哥们儿灌了口酒说,没时间算什么理由,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你现在出包间上个厕所都能找个女朋友晚上就能打一炮,你给我说这些?

L笑了笑没说话。

哥们儿挺无奈的,又说,知道你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不过要我说,就你这样的,重度猫控又严重弟控的,会找个什么样儿的啊?

当时的他对朋友安下来猫控和弟控的评价不置可否。

对啊,会找个什么样儿的呢?L自己都好奇。

还沉浸在回忆里时,衣服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

“哥,新衣服很好看!”配上某人对着镜头比剪刀手的自拍。

头发上傻不愣登的翘着几簇呆毛,大概是套衣服的时候带上去的。

不由得会心一笑。

“嗯,适合你,很好看。”

会是什么样儿的呢?

7.

有时候好奇平行宇宙论是否真的存在呢?这个时空里的我和你相知相识,另一个时空里的我和你却擦肩而过。

为什么觉得神奇呢?因为两个本应该毫不相关的人就因为那么一点点微小的概率而交织在了一起,哪怕是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少了都没有如今的融洽。

那就是命运的选择吧,因为命运听见了心的声音。

L的行程一天比一天满了,他开始着手准备自己回国后的第一次个人演唱会,每天忙着练习,对流程,彩排,连和k聊天的时间都没有了。

到宣传的时候,L知道公关会一一联系其他明星的公司或者工作室帮自己宣传,这是圈里大家心知肚明的做法,有的是给钱办事有的是人情办事,况且L正当红,众人也乐意凑上去混个脸熟再卖个不大不小的人情。

至于k嘛……

L先分享了几张彩排图片给他,正在斟酌措辞的时候,k就急哄哄的回复说:“哥我转啦,快夸我!”

L一脸懵逼的打开微博,果不其然,转错了……趁其他明星大部队还没有出来,L笑着回复:“谢谢你啊,小凯。”

至于他自己会不会发现,发现了是不是要去墙角画圈圈就不得而知了。

等L忙过一阵子后,他惊讶的发现k罕见的赋闲了,经常给自己拍一些街景图片还有买的零食小吃,或者分享自己今天又去看了什么电影。

“最近没有在拍戏吗?”

“没有,上个月就已经杀青啦~”

忙的竟然忘了问他这事,L不禁扶额。

“我最近太忙了,你现在在哪里了?”

“我在B市,可能接下来一个月都没有安排了。”

接下来都没安排?L更困惑了,这明显不符合当红偶像的日程安排啊,平时也能明显感觉到k他们公司是不可能没由来给k休假的。

“那你这周末有空吗?”

k看了看自己的日程表上这周末的舞蹈训练四个字,又切换到微信回复说:“有啊~”

“那出来玩吧。”

两条闪光的轨迹因为决定时那么一点微弱的偏差,亦步亦趋,又交错在了一起。

时间很快就来到周末,为了不让自己有负罪感,上午还是在舞蹈室练习了新学的动作。

k换了衣服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发现同组合里的另一个成员拿着零食和奶茶来看他。

“你今天不是说在那边吗?有空过来也不说一声。”k一边穿鞋一边绞尽脑汁想着怎么编借口。

“就是想着过来看看啊,提前走了,你要去哪儿?”队友一脸疑惑的看着k,翘班练习出门,可不是他的风格。

“我想一个人出门散散心,一个人…”k边开门边含糊的敷衍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L私底下见面的事。

“那我先走啦!晚上再玩啊!”k忙不迭的关门了。

留了队友一脸郁结的对着刚买来的蛋糕和奶茶,“东西还没吃呢,一个人散步这么急啊……”

刚出门,余光就看到不远处几个小姑娘已经开始尾随他了,自从没工作安排以来,私生也是莫名其妙越来越多,k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打了个滴滴。

坐车上的时候自己都没意识到在开心的哼着歌儿。

到了L说的那家咖啡馆,k赶紧拉好口罩进去,庆幸店里几乎没几个人。内部设计简单路不难找,直接就走到了后门,里面有个院子,看到有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那里。

k对了一下车牌号,过去的时候车上有人下来给他拉开车门,上去了才发现L并没有在车上,只有给他开门的中年男子和司机。

k一脸懵逼,男人马上有礼貌的点头致意:“马上就到了,他在那里等你,稍安勿躁。”

于是就看着车驶出了院子,经过了来时的路口,看到了从咖啡馆里出来的自己家楼下的那群私生,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陌生,很快就离开了繁华地带,不是B市本地人的k完全不知道见面的地方究竟在哪里了。

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这样私底下偷偷摸摸的见面总觉得像什么一样,但是这样的心理活动很快被车子慢慢的减速带来的紧张感给压下去了。

“到了。”车上的男人在k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就先行下车给他拉开了车门。

B市春末郊外的风让刚下车的k打了个激灵,他看到L穿着牛仔衣反带着帽子站在河提上看着他。

“hey!”

8.

k手里拿着一杯奶茶,下车过去的时候L递给自己的,心里小小的一惊竟然还是热的。刚刚送自己来的车,在离他俩很远的地方跟着,肉眼几乎看不到的距离。

L给他分享了这几个月工作里的趣事,两个人笑的前仰后合了过后,k终于把刚刚那么一点点尴尬和不适给抛之脑后。

“最近新上映的那个xx想不想去看?”L兴致勃勃的提议。

“我已经看过了……前几天和xxxx一起……”k不知所措的咬着吸管,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近你们没工作的时候经常一起玩?”

“对……他现在住我家,平时也没什么人可以一起玩……”

“住你家?”

“因为他说他家离公司太远了,平时不太方便……不过我家也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

“另一个人呢?”

“他不在B市,他要考试了……”

“所以最近没有行程安排吗?”

“……是”

看着L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k也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忙着解释,解释完了也是脑袋一懵,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总是这么无防备吗?”

“什么?”神游太空的k没听清,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自己恍惚间听到的那个意思。

L转过头,没有回答。

k默默的低下头喝奶茶,说什么好?还是喝奶茶喝奶茶。

沉默在k吸完最后一口奶茶后空杯发出响亮的声音时被打破。

“噗嗤……”L又笑着揉了揉k的小脑袋,两个人沿道找垃圾桶的时候,看到那种寻常大街小巷最普通的卖糖的老人。

这地方几乎没几个人,老人估计是住在这偏远的地方,推着车在小道上走着,糖车一边的插棍柱上插着两根样品——“wjk”“lh”。

两名本尊:“……”

上前问了几句才知道,老人这是要推着去前面的小学旁边的巷子卖,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我平时写的糖字最多就是这两个啦,现在的小姑娘喜欢的不得了!”老人指着车上的两个样品说到,完全不知道本人就在他面前站着。

“买两个这个。”L饶有兴趣的指了指两个样品,不顾一边k小朋友羞耻的快要爆表的神情,刚想去摸钱包。

“不!”k按住他的手,深吸了口气,一脸沉痛的说:“我请客!”

最后两个人一人拿着一串糖又回到了原定轨迹,听着老人一边念叨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模样俊俏一边推着车走远了。

“哥……”

“怎么了?”L一边说一边就咬在糖的那个“凯”字上。

“谢谢你,我很开心。”

9.

慢慢的天色暗了下来,像拉上了黑色的帷幕,是适合夜里剧本上演的开场。

他俩也转移阵地来到了一家私人休闲室,难得出来玩一次没有被私生尾随,k简直神清气爽,他知道L一直也备受私生的困扰,果然套路都是被逼出来的。

两个人在台球室打了几轮过后,L还有点意犹未尽,k已经抱着杆趴在桌案上耍赖了。

“为什么好不容易玩一次还要被你虐啊,我要走了!”

L笑着支起杆,无视了桌案上的大型猫科动物,一杆进洞。

“第一个进洞的球,因为是首进,所以可以吸引全场的注意力,赢得全场的欢呼,在重大比赛时甚至可以作为标题登上头条。”

L摩挲着杆身,打量着台面上剩余的球,慢慢的说道。

“但与此同时呢,第一个打进的球也有无数的压力,比如接下来心态的调整,比赛背后博彩公司的比拼,对手球员现场支持者的谩骂。”

L拿了一旁的涩粉块在球杆皮头上熟练的涂抹。

“而第二个进洞球,就好的多了,观众会觉得理所当然,有了第一个球的铺垫也没有那么强的冲击力,甚至接下来的比赛都会得心应手。”

L说完又打进了第二杆,球在k趴着的手旁边那个洞口进入。

放下台球杆,端起一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L的眼神在杯口腾升的氤氲云烟后显得朦胧。

“当然呢,第二个球也自然而然没有最多的喝彩和欢呼,报纸也并不会把某某选手在哪时哪分打入第二个球当做头条报道。”

“任何事都是相对的,也没有任何事拥有绝对的好处。”

L说完轻轻抽走了k握在手里的台球杆,和自己的并拢一起放在了一边,然后走到门口对k扬了扬下巴,“走,吃饭。”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k喃喃说道。

k一边慢慢的从桌案上下来,一边说:“但是……因为是台球,所以打九球,就有十个;打黑八,就有十六个;再打斯诺克,就有二十二个。”

他走到L身边,悄悄拽着他的衣角,接着说:“这样首球才有首球的意义,第二杆才有第二杆的意义,你说对吗?”

“我有时候觉得你还是个小孩,把我都跟着拖的变得幼稚了……有时候又觉得你成熟的像我的同龄人。”

“……什么时候?”

L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双眸深邃的像有一片海洋,隔着这扇心灵的窗户却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内心。

“现在。”

莫名越来越靠近的气息,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咚咚马上要冲破束缚跳出嗓子尖。

突然又戛然而止了。

10.

k最近很烦闷,完全不想点进微信,一点进去就看到置顶聊天框的内容停留在好几周前对方发的,那出来玩吧。

试了好几次,又对取消置顶完全按不下手。

明明是自己说的不想联系了,还是说自己根本就理解错了,当时他并不是想亲自己。

就这么拖着耗着就暑假了,当然只有k是有暑假的,不过不是有时间可以玩了是比之前更忙了。

而且自己认真准备了很久的歌终于获得许可可以放出来了,k咬着手指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把链接分享给了L。

发歌的那天自己的内心很忐忑,老实说觉得自己的作品中规中矩,但是也算一点感悟和人生的第一步,像任何小孩子一样想要得到赞赏的心情是难以言喻的,家人,朋友,粉丝,前辈,还有……

就在自己傻乎乎的想东想西的时候,页面一刷新就看到了L转发自己微博的提示。

还是圈内第一个转发的。

不知道什么心情,先是打开了微信。

“谢谢哥。”

有时候越不想去面对的局面它越会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你的面前,而精心计划好了路线的事情却偏偏不会照着安排去发展。

那些让人尴尬的,难堪的,手足无措的事情过后,只想做鸵鸟逃避,总想着直接跑开,一了百了。

人总是停不下自己的思绪,毕竟作为有思想的苇草时时刻刻都在感应着自己的存在。对于任何自己挂念的事情发展,总能脑补出一百个不同的场景,牵肠挂肚的希望如何顺利或者不要发生什么。

而真正那一刻悄无声息的降临时才发现和自己拟定好的一百种场景都不吻合,它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也没有你渴望的那么戏剧。

生活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平淡无奇,若无其事的跳过了你以为会爆炸的那个点,平静的来到你的面前。

九月生日月,不仅粉丝开始早早的准备,k也在生日前陆陆续续收到了许多生日礼物,并一一回复致谢。

僵局的打破是在那天晚上助理转交了一个生日礼物给他,其实在门口的时候,k就觉得把东西给自己助理的人长得有点面熟,但是死活都想不起来是谁。

把东西拿回房间拆开后才知道是谁送的,甚至都不用看署名。

马上就发了一个哭唧唧的表情过去。

“小凯东西拿到了?对不起没办法亲自过来给你,托助理转交了,礼物喜欢吗?”

“……”

“你如果愿意,我们可以用你喜欢的方式相处,你觉得行吗?”

“……”

像是下定了决心,手指重重的按在手机屏幕上。

“哥,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打完这句话,心里不是五味陈杂,嘴巴里似乎有点甜甜的错觉,是那天郊外自己请客买的糖字的甘甜。

11.

虽然做好了见面的准备,但是k万万没有想到,L直接把人带到了他家里。

低头看着门关处的猫咪拖鞋,怔住了,好像还挺新。

L穿着居家的衣服随意的躺在沙发上,笑着看着他。

“最近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我要累死了。”k闷闷不乐的坐在L面前的毯子上。

看着自己面前摆着一盆小盆栽,是一个尚且稚嫩的绿植,它的枝叶都泛着青色,毫不掩饰的脆弱。

k拿过桌子上的手链还有手表,一个一个往那脆弱的小树苗的枝干上套,那些细弱的枝干立马就被压的弯曲变形,颤颤巍巍,感觉马上就会被折断。

“它很想好好的长大,长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可是却对我扣在身上的重量无能为力,因为它自己取不下来也没有办法。”

L伸手按住了他还想去套的手,从他身后慢慢的把那盆绿植上的重物一个一个取下来,那些柔弱的枝叶又恢复了原状,而最后一个戒指却是自己从一小片树叶上滑落了,那小树叶立马弹回去感觉威风极了。

“我知道……”L握着他的手并没有松开,“我知道”。

“你不要小看它,我一直都很看好他。”

说着,轻轻的从身后抱住了沉默的小孩,感觉到他在怀里轻轻的颤抖。

“喵——喵——”家里的猫咪们这时候跑了过来,对第一次踏入它们领地的k发出了警告的叫声。

“它们说什么?”k小声的问。

“在凶我呢……”L笑着低头在k耳边轻轻的说:

“它们在质问我……”

“你在外面有猫了吗?”

“噗……”

k被逗得一乐,什么也没说,但是紧紧的回握住了覆盖着自己手背的手。

END.

最后作者还有一点批话要讲:

请勿上升真主,

请勿造谣传谣,

都是我瞎编的:-D

评论(29)

热度(321)

  1. 林酒酒熟人可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