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可见

2014.02——?

[磊凯]合法标记 1

*俗套剧情文

内容:ABO/军校生/先婚后爱/扮猪吃老虎

人设:黑化忠犬年下学弟小狼狗alpha磊×傲娇女王年上学长小野猫omega凯




第一章   初见即再相逢


1.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


……


“小凯,小凯?”


热闹欢腾人声鼎沸的庆典外,一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挤进摩肩接踵的人群中,瞬间就被人潮吞没了,像一切传奇故事的起点,那根看不见的红线将两个人纠葛命运的初见安排在一个不平凡的时刻。


“不好意思,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小男孩,大概这么高,眼睛很大,白衣黑裤。”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街市口,一名穿着朴素的妇人面色如菜,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般急得团团转,四下寻找着整个王家里唯一的小儿子。


龆年之龄的王俊凯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趁着庆典的混乱躲过了保姆的监护,攥着糖果寻着礼炮声和欢呼声去了广场北边游街的军队处,睁大了眼打量这绚丽夺目的世界,全然不知危险正在靠近。


南边街角处,一名黑衣蒙面的男人看着军队小型舰上的上位者露出了阴翳而狠毒的眼神,在巡逻执法的队伍靠近时冷哼一声后随即低头走开。


王家在世代驻扎的山门星做材料买卖的生意,整个家族都是普普通通兢兢业业的beta,祖爷爷深爱古中国的算卦,选了个黄道吉日占一卜便盖棺定论王妈怀的是个必成龙凤的紫薇星,承接了长辈们希望出生的王俊凯是这一辈唯一的男孩,不知道是祖爷爷口里的风水显了灵还是王妈王爸坚持日行一善积下的德,王俊凯在这个beta家族里打小就的确异于常人,满周岁时的试晬会上小家伙肉乎乎的小手毫不犹豫地抓住了一柄木制儿童剑鞘,长辈们欣喜若狂,暗道王家这么十几代的平凡小家族竟然要出一个alpha了,约摸还能是个士官。


欢声笑语下开始的周岁宴,谁也没能注意到那柄只作仪式之用的剑鞘内字迹分明的刻着三个小字——“将军令”。


自然而然,全家上下对这么个小祖宗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一得了外出机会的王俊凯就像挣脱牢笼束缚的鸟儿扑腾着稚嫩的翅膀要去撒欢儿。


宠是宠着,但是王俊凯自小接受的就是alpha的培养模式,不仅拳脚功夫在同龄孩子之间是出众的凌厉,文化成绩也是一等一的好,能文善武琴棋书画件件皆晓,全家只待成年那一刻的政府体检让他名正言顺的以alpha的身份坐上这小小家族的掌舵者。


联邦百年一次的庆典选址在了第十星区的主星,山门星。


游街的舰队近在咫尺了,毗邻商业街两侧的高楼都有人探出头来高声喝彩和围观热闹,王俊凯年龄小个子矮,兜兜转转就被挤出了人群,他撇了撇小嘴,余光瞅见了不远处的一座小行政楼,二楼的窗户正对着小型舰的瞭望台,真想看看少将的风采……


小孩这样想着,脚步就按捺不住了,连蹦带跳就溜进了行政楼里,但进了门左弯右拐也没听见个人声,不消片刻他便觉得此处略有蹊跷,猫腰沿着透凉气的墙壁蹑手蹑脚地踱步,大惊失色地发现穿着联邦制服的几名巡逻警卫倒在血泊中,不知生死。


王俊凯的心悬在嗓子眼,大抵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他不仅没掉头回跑反而心一横,捏紧裤兜里的便携式激光枪就去往了二楼,小家伙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恐怕和来到山门星主持庆典的少将有关,说不定这便是命运之神给予他争取荣耀的机会。


你是男子汉,你是alpha,面对敌人是不可以退缩的,王俊凯手心里布满了汗,默默地在内心告诫自己。


广场上的钟塔开始进入倒计时,越来越多的人群涌入中心地带,载着少将的小型舰离中央喷泉愈来愈近,借着建筑物的遮挡,正在装填能量炮的暴乱分子没有发现王俊凯小小的身影。


“五!四!三……”


人群中的倒数已经进入最后三秒。


时不我待,就是现在,王俊凯提着一口气瞄准了半天的激光枪打了出去,那声划破空气的尖锐枪响被室外沸腾的人声所吞没,直到很久以后他回味过去旧事重提的时候,只身探敌又枪法稚嫩的自己都让吴磊叹为观止又心有余悸,王俊凯只是笑笑说,当时太小对护甲头盔了解尚浅,不然那一枪取其性命不在话下。


激光炮弹没能让那男人被一枪毙命,但阻断了他原本的行动,广场上的倒计时平稳顺利地到达了最后一刻,蒙面男人愤怒地锁定了王俊凯的位置,小孩的呼救声在霎时喧闹的礼炮齐鸣声之下微不可察。


难道就要悄无声息地丧命此处了吗?


有没有人救救我?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攥住王俊凯衣领的手臂几乎在举起的一瞬间就软了下去,伴随着男人凄厉的惨叫,王俊凯被重重地摔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一声枪响后嘈杂之声便戛然而止。


“你没事吧?”


王俊凯捂着受伤的胳臂,被人温柔的扶了起来,抬眼一瞧略微意外地发现救自己的人竟然是个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圆脸大眼,一身稚气,穿衣与气势倒是看得出来出身不凡。


“唔,没事,谢谢你救了我,你枪法真好。”


“哈哈,多谢夸奖,我已经练了一年多了。”


男孩子听见夸奖,露出发自内心的毫不掩饰的笑容,卸下严肃的外壳才像一个真正的孩子。


“这小孩,怎么一个人在这儿,这里很危险的,你家长呢?”处理完男人尸首的成年军人快步走到他俩面前,对那个小男孩低头以示敬意后用略带责备的口吻对王俊凯说。


“我刚才发现了他……所以想制止……”在军人刀锋般的目光下小孩紧张地有点支支吾吾。


“我让护卫送你出楼,去登记一下会帮你找到家人的。”男人向不远处的其他士兵打了个手势,随即又毕恭毕敬地对那个男孩说,“少爷,走吧,将军在等。”


“好的。”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受伤的王俊凯从护卫身旁艰难的支过身,急忙叫住转身离去的那个陌生男孩。


“咳。”听见他问题的军人皱了皱眉,咳嗽了一声示意。


“想见我的话,来第一星区吧。”男孩眼里含笑,对名字的问题却避而不答。


王俊凯在护卫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和那个陌生男孩向着完全相反的方向离去,回头看见那一大一小的身影登上巡逻舰并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两根原本不应该有任何交集的命运线在浩瀚宇宙的第十星区倏尔交叉了一个小点又立刻向着更远的方向飞驰,不过神明若在此刻眺望的再远些似乎能看到更多交错的趋势。


“第一星区……吗?”


小孩呆呆地喃喃,从此一颗包含着情愫的种子便播撒在了幼小的心里,开始疯狂地发芽,成长。


九年后。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是自然界万物的起源观点,也是全联邦心照不宣的星际文明下的生存法则。


处在星际联邦政府统治下的公民们已经数个世纪没有接触过战争了,似乎到处都是一片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最高权力的角逐场上联邦议会,贵族世家和联邦军队三分天下。


议会一向忌惮军方的军事力量和贵族的财力,近年来增多的beta议员在努力为整个联邦的中坚力量争取更多的权益,即使近乎所有的决定权都掌握在alpha领导层的手里。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alpha们天生就是领导者,身形高大且壮硕,头脑敏捷聪慧,生来便是优越的人上人,而最普通的beta则构成整个联邦80%的人口部分,至于omega则因为数量极度稀缺并且是最完美的alpha们的生育适配对象被作为受法律保护的联邦资源控制着——比如为omega专门设立的学校和成长中心,到了婚配的年龄则有联邦AO婚配所演算出最合适的结合对象。


alpha们的权力自然不仅止步于此,金字塔顶端的人们建立一个完全属于alpha年青一代的第一星区军校自然也不在话下,吴磊和王俊凯的重逢就是在这里开始。



2.


“你等等我,等等我……”


王俊凯猛地一睁眼,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自己满头都是汗,口干舌燥。


“怎么,做噩梦啦?”


室友欠揍的调笑声从隔间里传过来,自动感应门弹开,那人的脑袋便伸进来,“还是说……又梦见你那个心上人了?”


王俊凯没搭理他,窸窸窣窣换好制服,接了满满一杯水一饮而尽,按开窗户,皱了皱眉发现外面已是日上三竿,“任数,你怎么没叫醒我。”


“你多难得能睡一回懒觉啊,班里才集训完多久,我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可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一边儿去,别拐弯抹角骂我。”


王俊凯笑着踢了那虎背熊腰的男生一脚,开始拿出光子板快速浏览当天的新闻。


“诶,说真的,我活这么大岁数,头一回,头一回见你这样儿的。”任数停下手里绘制的枪口识别图,嘻嘻哈哈没个正经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数十年如一日的暗恋自己小时候的救命恩人,拜托,像我们这种第一星区的军校生,难道不该是在第二区和哪家贵族大小姐来个浪漫的一夜情才是最刺激的吗?”


“切,你要是在场绝对被他帅一百个来回不止。”


“打住,我不想听小屁孩的一见钟情狗血爱情故事,还有你这什么口气,像一个alpha说出来的话吗?”


“怎么着,alpha就不能暗恋人了吗?”


王俊凯还是一如既往的,一提到他那个小时候的心上人就容易炸毛。


“说真的,你就没想过,那个人万一也是个alpha呢?”


“……”


王俊凯在投屏上滑动信息的手指一滞,眼皮却没抬。


“你想啊,当时百年一次的联邦庆典,能和将军扯上关系的人,非富即贵啊,况且还是生活在第一星区从小就接受军事培训的,那多半就是alpha了。”


任数看上去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样子,实际上能进第一星区军校的alpha都是alpha中的精英,每次给王俊凯分析事情都有条不紊头头是道的。


“如果,如果他是alpha,那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恩情必须要报答的。”


“我看你还是比较想以身相许吧?”


“滚啊!”


王俊凯扔掉手里的光子板,小野猫一样灵活地扑向任数那个大块头,两个穿着军装的男孩子笑笑闹闹地扭打起来,他也没能看到光子板上推送的校内新闻——(爆)吴将军的儿子们如期参加了第一星区军校的新生入学典礼。


第一星区军校的主要生源是第一星区的高管要职,贵族世家,军官将领的年轻有为的alpha后辈们,只有为数不多的招生名额面向其他星区,从上亿的星际公民中选出来的佼佼者,才能进入这所军校。


人只有到了十八岁成年才能去政府那里进行官方体检确定属性,但是往往在少年时期几乎就能把属性展现的七七八八,自己和周围的人心里都有数,体检出来的结果也很少有南辕北辙大相径庭的情况,几乎就是走个过场,更不用说那些金字塔顶端的人的后代,从未出现过差池。


第一星区军校的学生从十五六岁就被招进学校,开始将他们每个人以最强单兵的要求进行培训,直到十八岁成年才送去参加政府体检,不过从建校至今也只有寥寥几人被查出来是最普通的beta,在万般不情愿的怨念下被劝退,其他毫无例外全部都是alpha。


王俊凯是当年整个山门星唯一一个各方面达标考进第一星区军校的人,他们第十星区也不过就两个人合格了而已,另一个就是他的室友任数。


本来只想着将儿子以家族族长的目标进行培养的王爸王妈完全没想到儿子带回家这么大一个彩蛋,简直眉开眼笑,心花怒放,直到收拾完行李临走的那一天,继承了祖爷爷易经之学的爷爷严肃地拉着他的手说是不是要去当医生了,王俊凯忍着笑,“是,爷爷,我去念的医学校。”


老头子看看占卜结果,心满意足的放手让小孙子上了学校派来接送的星际飞船。


……


“同学你要什么菜?”


“诶,王俊凯说你呢,别思春了。”


任数在后边撞了撞王俊凯的后背将他从回忆中拖出来,他怔愣了一下随意选了几个菜端着盘子去了食堂的角落。


“你的口味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这什么,小白菜吗,吃这么清淡你真的快乐吗?”


“如果不是为了活下去必须摄入能量。”王俊凯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实际上他吃什么都给人一种充满食欲的既视感,尽管某人压根不关注自己在吃什么,“我可能会去掉进餐这个安排。”


“唉,没意思,吃货的快乐你是不会懂的。”


任数以前被王俊凯有滋有味的模样唬住过,尝了尝他选的菜从此对这位爷的餐盘再也不敢肖想半分,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盘里的大鱼大肉大快朵颐。


“诶,你知道吗?吴将军的儿子年龄差得不少,但都今年才入学,说是要等着最小的儿子达到入学年龄才一块儿送进来,你说怪不怪?而且听说啊,那个最小的儿子还是个私……”


“嗯嗯。”王俊凯含含糊糊地应着,嘴巴没闲着,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都?”


“我的老天爷,你不会连吴将军有五个儿子你都不知道吧,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家伙。唉,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知道你除了亚当斯将军家的人以外一概都不关注,但是这群人可是刚进来的新生,说不定这会儿就在这个食堂吃饭……”


“等等。”王俊凯吊着菜叶子制止住喋喋不休的任数,“那边,是不是要打起来?”


话音刚落,食堂中央桌椅被掀翻在地上的刺耳哐当声就传入这一隅之地的两人耳中。


“在食堂打架?这群新生疯了吗?”任数大吃一惊,一边赶忙拿出通讯仪录下来准备打小报告。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王俊凯吃完最后一口饭,淡淡地说了一句,端着空盘子从容不迫地从角落走到那火药味儿浓烈的中央地带。


才来没多久的新生俨然已分成两个团体,两伙人如炬的目光仿佛在空气中厮杀了千百个来回。


王俊凯打断他们的目光交流,“好好吃饭,学校里面不许打架。”


一个看起来像领头人的刺头儿新生不屑于顾,“你他妈又是谁,爸妈没教过你不该管的事别蹚浑水吗?”


王俊凯单手把掀翻的桌子扶起来,二话不说“啪”的一声把纤细的银色信息笔拍进了那张合金钢铁制的餐桌里。


众新生:“……”


“党团支部书记,这个行吗?过来录编号然后好好吃饭。”


一群人高马大的年轻小伙看着气定神闲的王俊凯和那个插进桌子里一半的录入笔,面面相觑,相顾无言,踯躅片刻就挨个儿低头去报上了编号名字。


围观热闹的人群见和平收场后散去,趁长官还没过来,新生群在互相甩下狠厉的眼神后也悻悻离去。


“大哥,我就知道,一出这种事你就坐不住,你就不担心哪天真的遇上一个解决不了得罪不起的人?”


任数灰溜溜地过来看着王俊凯收了笔,摇了摇头颇无奈。


“只要进了第一星区军校,大家都是个体平等的学员,再说我按规矩办事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嗯,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完全陌生的男声从身后传入两人耳朵里,王俊凯扭头瞧见一个剑眉朗目,气宇不凡的年轻男生身着相同的深色军装,双手插兜一脸闲适的站在那里,肩膀处崭新的肩章标志着新生的身份。


“你说什么?”


“学长刚才那下怎么做到的,能教教我吗?”


“……你谁啊。”王俊凯和任数对视一眼,瞧见彼此眼里的茫然。


“学长你好。”男生闻言一笑,阳光又干净,“我是今年入学的新生,我叫吴磊。”



3.


王俊凯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枯燥乏味要求苛刻的军校生活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日常头疼的对象原本只有任数一个跟屁虫,现在变成了两个,尽管另一个长得还算仪表堂堂,也没能成功的让王俊凯坦然接受两个人围着他打转。


如果说任数插科打诨缠人的能力是棘手程度的,那么吴磊死乞白赖黏人的手段就是传说级别的了,这位阳光大男孩表里不一的程度惊得王俊凯都快握不住枪口。


在食堂门口被单方面搭讪过后,第二天晚上吴磊和他的个人床上用品就一起出现在了王学长的寝室里。


“学长你收留我一下吧,你是唯一一个还能管事的,我回去住会被刺杀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吴磊眼巴巴地瞅着,像可怜求抱的小金毛。


“我想请问在第一星区军校里边谁敢杀人,这可是犯法的。”王俊凯笃定自己这是碰上了一个小傻瓜,哭笑不得。


“被同学啊。”


“这孩子被迫害妄想症吧,已经疯了,没救了。”任数摇头晃脑,不想管这俩人破事儿但依旧多嘴。


王俊凯在门口掉头干脆利落的就拨通了长官的内线,却得知了这一破坏校规的行为竟然被学校高层批准了的消息,在任数“大家都是男人,挤一挤就挤一挤咯”的嚷嚷背景音下,王俊凯握着通讯仪和抱着枕头的吴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你看好了。”王俊凯在空气中点点吴磊,从口袋里拿出那根信息笔在手掌心按下去,“这是弹簧的,我没有把笔拍进桌子里,唬你们这群调皮蛋的,你可以回新生区了吗?”


吴磊眨巴眨巴眼睛,得出一个结论,“学长,你真可爱,可爱的学长可以保护我吗?”


王俊凯:“……请适可而止。”


一般人撒谎,嘴跟眼睛不能合作,嘴尽管雄纠纠地胡说,眼睛懦怯却不敢平视对方,这位才认识没多久的学弟神色却很坦然。


王俊凯一向吃软不吃硬,即使心里暗暗自嘲整个联邦最安全的学校怎么可能有生命危险,没由来的却信了吴磊的邪。


因而在建校就两人一间的第一星区军校宿舍规定下,某一隅的房间堪堪住下了三个预备役alpha。


小王同学享受了不到几天的学长称呼待遇,某人就开始蹬鼻子上脸,叫法愈发亲昵起来。


“小凯,这个水怎么出不来啊?”


“叫学长,你把手挪开一下。”


“小凯,这太紧了,我插不进去啊。”


“叫学长,我松一下。”


“小凯,水流出来太多了,这里都打湿了。”


“叫学……唉算了,还是我来吧。”


蹲了半天墙角终于按捺不住推开多功能区门的任数,一脸无语的发现王俊凯和吴磊两个人——在做饭。


“……你们他妈的,什么人啊,怎么说话这样啊?”


被误解的二者停下手里正在洗的番茄和土豆,双双回头疑惑,“啊?”


“……”任数一时语塞,没了解释的欲望,话头对准吴磊,“这位学弟,你们马上就要新生集训了吧,你咋还在我们这儿住?”


“忘了问你吃不吃这个了。”


“小凯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最后说一次叫我学长,不要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好吃吗?”


“好吃好吃。”


那边两人转过头去尝汤,压根没注意任数后面的话。


“喂!有没有人搭理搭理我?”


五大三粗的汉子还委屈上了。


“你说的对,这个我真的逃不掉了。”吴磊闻言叹了口气,一脸生无可恋,“我觉得我可能没法活着回来了。”


“你逃什么了?”王俊凯皱眉。


“逃课啊,因为我想陪着你。”


“我不需要,大恩不言谢。”王俊凯被他真挚的眼神堵了半天开不了口,没好气地把土豆扔锅里,“我记得新生集训还好吧,你身体素质差的话多练练就好了,教官又不会真的把你往死里逼。”


集训的通知来的很快,第一星区军校的所有新生都要专门去一个营地里进行第一次粗略考核,模拟星系内战舰驾驶,军用枪械使用和体力耐力训练什么都没落下。


王俊凯老好人心泛滥,没忍住给吴磊开了后门,“这个卡给你,你要是实在承受不住,你就叫我,我给你搞个伤病证明去,营地里面你们的通讯设备都是跟外边断了的,你算关系户吧。”


“小凯,我一定会活着出来见你的。”


“叫学长,还能不能说点吉利的了?”


吴磊前脚刚走,任数后脚就把门关上一脸憋不住的大事不妙。


“他这一天24小时都和你粘在一起,我简直要怀疑你俩是不是标记过的AO了,害得我都没功夫和你沟通小道消息。”


“什么消息?”


“经过我多方打探,整理汇总,信息核实,这位天天对你死缠烂打的小学弟,就是吴将军的五个儿子之一,看他这么小……很有可能是最小的那个不得宠的私生子。”任数摸着下巴,沉吟片刻,“不过这五位爷只有老大之前官方曝光过,所以也不确定,还可能是老四老三?”


“吴将军的儿子?私生子?”王俊凯呛了一口水。


“你不知道吗,当年年轻有为的吴上将在别的星区和一个平民女性omega生下的他最小的儿子,那名omega并没有被将军明媒正娶而且现在也音讯了无了,军队只把那个小孩带回了第一星区。”


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有这么不寻常的人生背景吗,看上去一副与世无争的单纯样还怪可怜的,王俊凯思索了片刻,但转念一想吴磊现在还在军校内起码人身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你不觉得吴磊在将军家没有娘家人支持太孤苦伶仃了吗,肯定孤立无助斗不过他那几个哥哥,我这个做学长的都看不下去了,你不是书记吗,咱俩去看看今年的新生情报呗,帮人家打探打探?”


王俊凯虽然这几天嘴里嫌弃吴磊,实际上这位学弟究竟多么人畜无害他心里门儿清,任数的观点和他不谋而合,况且这也不算什么假公济私滥用职权的事儿。两个人一拍即合就去办公桌打开了操作器,以往这种事情王俊凯向来都不闻不问敬而远之,对这些军人世家族秘事也兴味索然,毕竟自己到第一星区的目的只有找出小时候的救命恩人而已,一向觉得和军校里的这些人终究也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他的交际圈简单处理手段直率,吴磊是个计划之外的变数,不由自主就为他破了戒。


“我果然没说错,吴磊就是年龄最小的将军之子。”任数一脸兴奋。


看着外界根本查阅不到的机密资料一页页显示在屏幕上,此时此刻王俊凯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一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权力争夺漩涡之中,而且还是作为一颗早就被安排好的棋子。


人的青春很短暂,如同一场盛大但仓促的舞会,彼此会戴着迥异的面具,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欣赏着各类的风景,经历着各类的人生,却都不约而同地沦陷在轻易爱上一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被吴磊临走时候的悲壮神情给感染到了,王俊凯这几天训练时总是有些心神不宁,脑海里关于吴磊的那四个哥哥的面孔和信息还没辨别记忆清楚,就在一个密云不雨的下午接到了吴磊的信号,人的定位竟然在星区偏远的无名湖边。


今年集训营地选址这么远,王俊凯心里纳闷,以往不都是就在校区范围内随便找块地儿。


这家伙果然没撑住,看上去还挺壮的,怎么就这么不经事儿呢,又想了想自己的低血糖,大抵人都有难处,虽说alpha绝对的身体素质好,吴磊可能就是千分之一的走智商挂的路,不过这人平时也没太表现出来就是了,王俊凯叹了口气,没去找任数,独自一人赶了过去。


湖的定位偏僻难寻,王俊凯的小飞船掠过几座小山丘,天色渐暗乌云斑驳,湖边尽是凋敝枯萎的枝丫树林。


隔得老远就瞧着一人形在布满小碎石子的浅滩上倒着,王俊凯扶额,殊不知走近了才发现这人身边血迹斑斑,不知过了多久凝固了偏暗,血水浸进了褐色的土壤里发黑,整个人不知死活不省人事。


王俊凯暗骂了一句操赶忙上前把人扶起来,扒拉下军装才发现身上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伤都有,还全是新伤。


“小凯我活着出来见你了,快点表扬我。”


“吴磊你坚持一会儿,我先带你去医院。”他二话不说就背人要走。


吴磊察觉到动静挣扎起来,拉着王俊凯的手,渗出来的血糊了他一身,“别,别去医院,去医院我死的更快,就回你那儿。”


“当我华佗在世?你死了我咋办,鄙人负不了责。”王俊凯难得被气的咬牙切齿。


“你放心,不会的。”吴磊似乎没力气再说话,歪头倒在王俊凯颈间,呼出的气息烫的吓人。


用简易医疗包做了处理,那汩汩淌出来的血才终于止住,片刻没歇的王俊凯才松了半口气。


在带着一重伤者马不停蹄往回赶的路上,自古讲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王俊凯又接到了一项紧急通知,呆滞地看到,那张前几天才看过的略微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通讯仪投屏上,吴将军的大儿子下午四点抢救无效去世了,军校的紧急会议马上召开,要他十分钟内赶过去。


吴磊的大哥死了?


这怎么可能,新生集训怎么会弄死人呢,王俊凯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看了看身后重伤的吴磊,觉得荒谬透顶不可思议。


他猜测到了一种可能,自相矛盾又显而易见,亦害怕说出口。


这世界上本就没有完全的感同身受,诸如这人比那人更幸福,那人比这人更痛苦都是假话,每个人都有同样多的痛苦和不幸,真正挣扎在痛苦中的人只会拼尽全力的逃离出这囹圄,默默忍受只会变得更加胆怯。


日后再回忆这原本不必存在猜疑的岁月,如果温柔相待就会如同天幕上一弯静静的月。






-TBC-


评论(54)

热度(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