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可见

2014.02——?

出发吧!03

*口水话预警

*一个从不看综艺的人写综艺文



—【非拍摄中 新加坡】


雝雝鸣鴈,旭日始旦,新的一天。


阳光抛洒在滨海湾的河面上泛起金灿灿的涟漪,熹微的晨光伴随着咸湿的暖风昭示着这繁华海港城市理应美妙的日子。


酒店一楼集合的制作组气氛却有点低迷,导演诘责有所疏漏的工作人员的声音压得很低,在这静谧的清晨却也一字不差的飘进晨跑回来的吴磊耳朵里。


大男生穿着黑色工字背心,露出的手臂上小麦色的肌肉满是汗水,取下军绿色的运动腕带,悠闲地去了自助早餐厅。


“咖椰烤面包和叻沙,你尝尝,听说是必吃美食清单里的~”小助理意兴盎然地端着托盘走来,把置于其中的陶瓷碗拿出来放在吴磊面前,“待会儿吃完你们就得先去金沙空中花园了,我便不能再跟过去了。”


“论坛的事导演现在还在发脾气呢,不过目前网上舆论都是骂节目组,你和徐子涵到没什么。”助理略带遗憾的口吻道,“看来这次合作是很艰难了,原本上头还打算给你俩接戏呢不是!”


“打住,打住,有完没完。”


吴磊没好气的坐下,从裤兜里摸出手机解锁点进相册,低头看着屏幕,拇指滑动翻览照片,上面两个男孩子的合照看起来不像是近期的,相册中最后一张照片是俯拍的角度,眉清目秀的少年枕在拍摄者的腿上睡的正香。


一开始从助理那儿知道了王俊凯那边的共用手机号,他毫不犹豫就发了短信,那也没办法,毕竟某人还没把自己从微信黑名单里头放出来,结果新手机也拉黑了自己的号码无奈只得用共用手机碰碰运气。


原本想着就算被刘昊然看到也无所谓,自己和王俊凯那点事巴不得让他知道的清清楚楚,不过没想到的是……


“你先把手机给我吧,待会儿被摄像头录到了就不好了,晚上再给你。”助理尝了一口叻沙,面色凝重,艰难的咽下去后瞧吴磊还没动刀叉就悄悄把他面前那份叻沙移开。


“录到了剪辑掉不就行了,反正这儿谁不知道我俩没遵守规则。”


“你,唉我懒得和你讲,你们的那个共用手机呢?”


“不在我这儿,徐子涵那儿呗。”吴磊眼皮都懒得抬。


“我的哥,我的亲爸,先吃点东西吧,你又在看那几张照片?翻来覆去看你也是不嫌腻。”


“话很多,嗯?”


助理欲言又止,嗫嚅了几句,撇着嘴不说话了。


吴磊贪恋的用手指摩挲着屏幕中显示的那张照片上男孩子的脸,眼神狂热,欲壑难填。


再抬首后却又恢复了平静,锁了手机递出去,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走吧。”



—【拍摄中 芬兰 赫尔辛基】


王俊凯和刘昊然倒完时差后的两天,从赫尔辛基市中心乘坐一趟短途渡船,去了建于岛上的海上要塞芬兰堡,品尝了那处功能村落里小啤酒厂的艺术酿酒;又去了当地一家叫做cafe regatta的著名海滨咖啡馆,看着冬日里的海面与蓝天,享受优质的纯素蛋糕。


在赫尔辛基的最后一天,两个人按照任务提示去了市里的奥林匹克运动场,原本有个合作任务卡在加里奥区的那片酒吧里,不过刘昊然向导演组提议说到王俊凯不会喝酒,于是就没有去做加里奥串吧游。因而新加坡组的任务线索从这边断开跳转到了和墨西哥组对接。


“这样吗?”视频聊天的时候,徐子涵倒不是很在意,一边向身边的吴磊撒娇,“没关系嘛,我们麻烦一点就好了,跟着他我还是挺放心的。”


“他一直都不喝酒。”吴磊默默地补上一句,没注意到徐子涵的积极营业。


“你们那边,一切顺利吧,玩得开心。”王俊凯有点愧疚,不过在看到徐子涵把镜头对准吴磊想要一起打招呼时,就不动声色的把手机递给刘昊然了。


刘昊然:“。。。”


吴磊:“。。。”


导演无奈地扶额:“这段不行,得剪掉。”


几天相处下来,显而易见的是,王俊凯能避开吴磊的话题就尽量避开,不过刘昊然却也一次也没问过他缘由,某人也就乐得清静。


“赫尔辛基原本应承办1940年的奥运会,但国际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得奥运会被迫暂停,这处体育场最后未能迎来一位运动员。”刘昊然在场外的白色高塔下面摸到台阶上的卡片,念出背景介绍,“现在请两位嘉宾通过体育运动的方式,体验奥利匹克精神……这,也行?”


“节目组的这些任务也都太简单了吧?”追风少年王俊凯在田径跑道上潇洒驰骋拿到卡片后发出这样的感慨,飞扬的黑色发丝都带着朝气蓬勃的骄傲。


刘昊然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笑着道,“对另外两组来说,可能,并不算简单。”


“嘘,咱们要低调。”


“你刚刚记录是多少?”


“……”王俊凯神神秘秘地把秒表在刘昊然面前飞快晃悠了一转,“你,想干嘛?”


“破你记录啊。”


“哼,想得美!”王俊凯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陡然紧张起来,蹲在跑道外看着冬日阳光下的刘昊然,突然间有点心跳加速。


看他快冲到终点时,某人鬼使神差的叫了一声,“昊然!”


刘昊然闻声竟然反应神速的戛然而止,骤停脚步,没到终点线,站在那里喘着气冲远远的蹲在地上的王俊凯笑。


完了完了,王俊凯闭上眼睛,内心哀嚎。


“小坏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自己身边,头顶上传来轻轻的笑声,宽大的手掌在王俊凯蓬松的头顶摸了摸。


……


还是不要睁眼了。


可惜的是,节目组并没有记录下这点任务结束后两个人的小互动,导演检查着素材由着两个大男孩打打闹闹。


镜头中所取之景,到处都是异国风光与青春世界的吉光片羽,男孩子们发自内心的欢愉随风散落在街道的邮筒里,海边的礁石上,烟囱的烟雾中.......导演温柔的看了看这两人,拍下的所有的美好景象,记录呈现出极为私人化的平易近人的表达,显得真实而坦诚。


木心曾说:“我明知生命是什么,就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有些人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冒冒失失的闯进了别人的心。



—【百度贴吧 娱乐圈圈圈】


{破吧没格式  出发吧三组嘉宾你最喜欢哪一对?}


1L楼主

中戏北电校服组,貌合神离完颜组,王子公主不太熟组。


2L

水军一天到晚要开多少帖子????都不喜欢!!!


3L

楼主能不能赚这个经验心里没点ABCDEF数吗


4L

去微博开个投票吧,分分钟万转


5L

至今仍想不通张泽嘉为毛要来参加这个综艺,传媒老板的儿子好好做个富二代不好嘛??


6L

楼上你这么说,人家干脆不要进娱乐圈好了[白眼]。


7L

富二代又咋了,还不是对高贵小公主求而不得。


8L

黑子滚!!


9L

嗯本周预热徐子涵买了五次热搜,周诺凡买了八次,周诺凡赢了。


10L

你们看综艺吧里大神做的吴磊和徐子涵的分析帖了吗,他俩好像真的在一起了……


11L

嗯本周预热徐子涵买了五次热搜,周诺凡买了八次,周诺凡赢了。

——

徐子涵热搜全是粉丝控场,周诺凡的就全是路人喷,我假装不知道是谁买的。


12L

我就喜欢看你们互相吵架,我芬兰校服组开开心心玩了。


13L

楼上的,嘘。


14L

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每次连线的时候,吴磊其实很想和王俊凯搭话,周诺凡想和刘昊然搭话吗?这两组也很萌啊嘤嘤嘤


15L

对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智障。


16L

我不禁遥想起张泽嘉访谈里的理想型和周诺凡访谈里的理想型,emmm……


17L

压一车黄瓜张泽嘉喜欢周诺凡


18L

压一车黄瓜张泽嘉喜欢周诺凡

——

压一箱黄瓜周诺凡喜欢刘昊然


19L

压一车黄瓜张泽嘉喜欢周诺凡

——

压一箱黄瓜周诺凡喜欢刘昊然

——

压一根黄瓜刘昊然喜欢王俊凯


20L

???十九楼???


21L

才压一根,这么不自信。


22L

要说多少次完颜组只能是我们芬兰昊凯组靴靴


……


233L

这贴居然没删,可怕,py交易吗?


234L

为什么我的水贴就被删了还封号,气死


235L

这个帖子太适合来使用一记洛阳铲了嚯嚯[大笑][大笑],千万别删!


……



—【正片 墨西哥 墨西哥城】


“你知道墨西哥人怎么形容太平洋么?”


“他们说太平洋是没有记忆的,所以我要到那去度过我的余生。”


但墨西哥却不是一个平静寡淡的国家,是个五彩缤纷的国度,热闹、朴实也很俗世,就像墨西哥民间舞蹈“哈拉维”里姑娘们舞出的裙花,绚丽多彩,让人眼花缭乱。狂欢节日热浪席卷全城过后,整座城市都沉浸在欢闹热烈的节日气氛中久久不愿退散。


墨西哥城里随处可见西班牙留下的殖民色彩极重的建筑,那些矗立的天主教堂蔚为壮观,雕刻样式繁复,钟楼古旧高耸,教皇照片被高高挂起,与圣母玛利亚的画像左右呼应。


在前往太阳月亮金字塔前,张泽嘉寻到了一个卖taco的小店,门面不大,里面极深,坐了不少客人。青色砖墙,房顶吊着手工剪纸,墙边矗立一个复古风格的点唱机。40比索能买到五个taco加一瓶可乐,店员还热情地赠送胡萝卜泡菜和绿色辣酱,周诺凡却吃不惯,嘟着嘴不要,说要吃别的东西。


“taco味道其实还挺好的。”扭头悄悄对着镜头笑的张泽嘉有点无奈,用气声说,“女孩子嘛可能会吃不惯,是要多照顾一点,这几天她也确实很累。”


“那我们去买点别的东西吃?”


“我不去,我不想走了,太累了。”女孩子在原地蹲下来撒娇。


“那我去给你买吧,你在这儿别走远了,等我回来。”


然而买了新东西回到原处的张泽嘉却没看到周诺凡的影子,开始他还以为女孩子还在耍小女生脾气,在玩躲猫猫之类的逗他,但时间一长就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在大教堂和步行街附近来来去去找了很多遍,两个人的共用手机在张泽嘉身上,刚刚为了来买东西,卡和钱也都在他身上。


“你们都没人跟着她吗?”


两个中途去上厕所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节目画面后期打上【两个小时后的】的字样。


“周诺凡不见了,报警吧,打电话给大使馆。”


最后的镜头是张泽嘉焦急的身影和慌张的节目组工作人员。


远在新加坡和芬兰的另外两组也收到了周诺凡走丢的消息。



—【拍摄中 芬兰 拉普兰】


芬兰的铁路网络遍布全国,从赫尔辛基大都市区一路向拉普兰壮丽的伊纳里湖前行,纯净的蓝色湖泊星罗棋布。伊纳里湖水深广而清澈,塞马湖则是芬兰最大的湖泊,不过这些都暂时不是两个人首要的目的地。


进入拉普兰地区后,二人换了交通工具,宛如穿过《纳尼亚传奇》里的那扇魔衣橱,找来的土著猎人驾着雪橇一路飞驰途径苍茫静默的芬兰草原,穿过白雪皑皑的林海雪域。


在这里,风景原始而纯粹,未经丝毫破坏和玷污,每年从十二月到来年四月都覆盖着纯净的白雪。


王俊凯裹得像个小熊猫,迎面的雪花点点飞溅在他的脸上,纤长的睫毛眨个不停,赶紧缩了缩脖子把脸深深的埋进厚厚的围巾里。


“我们这个,这样,拍出来会不会很有公路电影的感觉?”


刘昊然听见他从围巾里传出来闷声闷气的问声儿,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后面明晃晃的摄像机镜头,克制住自己强烈的想要去摸摸头的想法。


“去往蒙巴萨的单程票看过吗?”


“没有。”


“那我们晚上看吧。”


“行啊!”毛茸茸一团的某人开心起来,整个人因为坐在雪橇里在雪地上飞驰而轻微颠簸着,转过头对着刘昊然大吼,“其实,我真的,真的,真的,超爱滑雪的!”


刘昊然:“。。。”


“我,也,是!”


于是被回馈了一模一样的大吼,两个人都吃了一嘴的雪花,冰的牙齿打颤。


到了目的地,猎人拿着工具分给了两个男生,然后两人心照不宣的在雪地上往林间笑着奔跑起来,后面姗姗来迟的跟拍组只得瞅见前方几个人的影子了。


“你慢点。”刘昊然喘着气,把斜前方跑的兴起的王俊凯拉住,从兜里拿出墨镜递给他,“这个先戴上吧,今天有点太阳,这片雪地太光了。”


“跑的有点太快了,我停会儿。”王俊凯感觉头有点晕乎乎的,用手抵着刘昊然的肩。


猎人笑呵呵的呼着白气追上,嘴里说着听不懂的芬兰语,三个人在林间堆满积雪的木制瞭望台悄悄潜伏下来,猎人拿出一个小炉子把携带的米布丁热上,刘昊然放了很多奶油进去把飘着热气的米布丁递给了王俊凯。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王俊凯看着远远被落在身后的跟拍摄影师,犹犹豫豫地开口。


“嗯?”


“当初,我们一起录那个综艺的时候,嗯,就是在杭州,你还得吗?”


“记得啊。”刘昊然声音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那个时候,其他人都在关心我,你怎么就不过来,就不怕我把你记在小本本上?”


“……”刘昊然回首低头看到王俊凯被冻的粉红的鼻尖。


“因为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


“啊?”王俊凯闻言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懵地下意识咽下嘴里甜腻腻的米布丁,嘴里呼出的白气模糊了一瞬间的视线,让他没看清刘昊然的表情。


什么意思?


两个男摄影师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赶上来,王俊凯红扑扑的脸颊不知道是被冬日寒冷的空气冻红的还是因为别的。


“真是跟不上年轻人了,青春啊……”摄影师们爬上瞭望台,扛着笨重的器材,穿的也厚,一脸悲痛又没追拍上素材。


“昊然!看到了吗,驼鹿!”王俊凯惊喜地发出小声的惊呼。


在他惊呼的那一瞬间,猎枪里蓄势待发的子弹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般磅礴射出,两个男孩子又开心的嚎着同猎人向驼鹿倒地之处奔去。


刚上瞭望台的两个摄影师:“。。。”


“我们是不是有驼鹿肉吃了啊!!!”


“听说你厨艺很不错?”


“你想得美,我也不会芬兰菜啊!”


镜头里的青春当然是非常躁动的,却也是非常静谧的。冬日里大雪纷飞下的原始森林,男孩子们看见隐秘驼鹿时的惊喜,笨拙的雪地靴在雪地里踩出深深浅浅的坑。但他们骨子里却很沉稳,没有一丝轻浮。多的是灵动,多的是舒泰,还带着一点儿年轻人的疯狂。


万头攒动的火树银花之处,杳无人迹的荒原雪域之处。


如欲相见,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小黑屋  吴磊个人采访】


[几天的行程相处下来,你觉得徐子涵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对工作很尽职尽责,也不怎么抱怨累啊麻烦啊之类的话,和她旅行蛮轻松的。”


[徐子涵符合你内心的“理想型”女友标准吗?]


“她是个挺棒的演员,很漂亮,至于我的理想型,顺其自然吧,我也说不准。”


[真的不能透露一点吗,比如喜欢长发还是短发?]


“有头发就行,哈哈哈,外貌真的没什么要求,比较喜欢大眼睛的,一定要孝顺善良。”


[除了新加坡,还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国家吗?]


“北欧那边吧,王俊凯去的那里就挺好的。”


[你介意恋爱对象年龄比你大么? ]


“只要不比我大50岁就行。”



—【非拍摄中 芬兰 拉普兰】


第一次的狩猎顺利的结束了,猎人开心的去处理新鲜的驼鹿肉,王俊凯在旁边削土豆,复古壁炉里路上捎回来的干柴燃烧的噼啪作响,温暖的室内若有若无的弥漫着越橘果酱的酸甜气味儿,几个摄影师把设备架在房间一隅对着熟络手起刀落的猎人,在拍不到的壁橱前热闹的喝起马斯基酒。


王俊凯推开房间门的时候,是万万没有料到刘昊然躺在床上打电话的,节目组提供的手机是一个新品牌赞助的,对面周诺凡的哭声就像被开了外放一样清晰可闻。


他有点尴尬,正欲转头就走,却被刘昊然连忙叫住了。


“别走!”


“谁……谁啊?”那边的女孩子听到,抽抽噎噎带着哭腔的声音问。


“是小凯。”


“昊然哥……”女生似乎有点不满,“我不想让外人知道……”


“小凯不是外人。”刘昊然闻言皱了皱眉,面无表情的说。


对面的周诺凡被哽的无言以对。


王俊凯发现自己更尴尬了,于是他打算不出声装作自己不在场,蹑手蹑脚地想去床边坐着,结果一个没留神,袜子勾到了地上铺的羊毛地毯支出来的线圈,扑通一声摔了个结结实实。


“啊——”


刘昊然:“噗。”


还在嘤嘤嘤的女生恼羞成怒地挂断了电话。


王俊凯生无可恋地滚到床上,痛的他五官紧紧皱在一起,可怜巴巴的倒吸着凉气揉自己的膝盖。


刘昊然移过去边帮他揉揉小膝盖边打趣他,“我和你出来玩这几天,你摔过的跟头比我活了二十多年来摔过的次数还多。”


完全没理由反驳他的某人白了他一眼,把刘昊然身后的手机拿过来,“你快给人家道个歉啊,女孩子还在哭呢,你居然敢笑?”


嘴巴里还没念叨完,手上的动作却尴尬的停住了,因为王俊凯发现刘昊然原本是在看他第一天到芬兰的时候和吴磊的聊天记录。


王俊凯:“。。。”


刘昊然:“我知道的。”


“……你知道什么?”


“知道你以前所遇非人。”


惊的王俊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没事,哥哥不嫌弃你。”


“。。。”


半晌光景过去,一伙人其乐融融地开始在餐厅里享用美味佳肴,吃着风车酥饼的王俊凯才反应过来,自己都还没问他怎么在和周诺凡打电话呢?


来到拉普兰订的民宿,猎人一间房,王俊凯和刘昊然一间房,直到睡觉前他才意识到眼下最紧要的却不是那事,而是他发现,刘昊然似乎,有裸睡的习惯???


王俊凯眼疾手快地按住某人丝毫没有停下脱衣动作趋势的手。


“你……一定要……吗?”


刘昊然盯着他在昏暗暖黄色室内光里绯红的面颊。


“那不然你脱?”


……


“……我再去拿床被子”





-未完待续-


评论(53)

热度(334)